竞博下载

“齐”心“鲁”力 | 战疫中的“男”丁格尔

2020年03月19日21:46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客户端3月18日电(记者 张力元 潘林青)“春暖花开,大家回家!”3月17日,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男护士陈霖在随队撤离武汉的途中,发了一条这样的朋友圈。

在战疫一线奋战的近40天中,1995年出生的陈霖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个外号——“小太阳”。他每天都会在防护服上画一个太阳,太阳里面再画一个笑脸,有时还会特意搞怪写上“单身可撩”。他是同事、患者眼中24小时发光发热的“提灯男神”。

一个多世纪以前,护士南丁格尔手持油灯,穿行在战地医院暗淡的微光中,为受伤的士兵们带来光亮。如今,在战疫一线高风险和需要体力的地方,男护士被亲切地称为“男”丁格尔,他们同样守护着一盏希翼的明灯。

上个月末,在汉阳国博方舱医院的阅读室里,陈霖和同事们举办了一场20分钟的晚会。作为“男一号”,陈霖跳了“网红”舞《下山》和《火红的萨日朗》,他把防护服当“舞蹈服”,提“裙边”踮脚尖,左三圈右三圈,照着脑海中的动作比心、扭腰,还故意跳得卡不上节奏来逗大家笑。汗出了一身又一身。

有患者录了现场视频传到网上,说他是“方舱医院小太阳”。过了好多天,陈霖才意外发现自己在网上“火”了。

“我想着穿着防护服,大家看不见我的脸,所以跳就跳呗,大家开心,我就开心。”陈霖说。

陈霖(右)与同事在方舱医院(受访者提供)

战疫一线的“男”丁格尔,在“硬汉”外表下,都有一颗“暖男”心。

“结婚三年,在武汉的这个月,我才做到每天跟媳妇说‘我爱你’。”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援助湖北医疗队男护士李昊说。

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E1区9楼,李昊护理的一位重症患者最近情绪低落,他特意拨通了患者家人的视频,当了7分钟的“手机支架”,偶尔几次“画面抖动”,是因为李昊在一旁听到鼻子发酸,一时没拿稳手机。

“最近掉的眼泪比这几年加起来都多。”李昊说。看到有人向他敬礼、看到患者身体变好、听到同事的关心、发现物资援助车的车牌是家乡的鲁B都会使他眼眶泛红……每每这时,为了不被别人看到,这个1991年出生的小伙子会低下头,缩缩脖子,把帽子压低一点,再压低一点,或者跟同行的人摆摆手,慢走几步,暂时“落后”于队伍。

做了8年普外科护士,他一度以为自己见惯了生死,是个“硬心肠”,现在他感觉自己变柔软了。

李昊穿戴好防护服进入病房前(受访者提供)

李昊每隔十几分钟就要到重症病房巡查一次。帮助重症患者服药、翻身、喂饭、喂水、处理排泄物等都是他的日常工作。每次处理完排泄物,光洗手就需要7个步骤。

他所在的护理组有两个男护士,排两个班次,两个男护士正好可以负责全组的重症患者护理。他们承担起了组里最脏、最累的活。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各地向湖北派出4.2万医务工编辑,其中2.86万人是护士,占总数的68%,很多护理团队中女护士比例超过90%。战疫中的“男”丁格尔是“万花丛中的一点绿”,他们除了要做好本职工作以外,同时兼任着“物资搬运工”“仪器维修工”。

昨天陈霖回山东的行李箱里还有一张画,那是一位患者手绘的陈霖穿着防护服“比心”的样子,上面写着“方舱小太阳”。

患者送给陈霖的手绘图(受访者提供)

“不过,‘男’丁格尔这个称呼有点‘高大上’,我觉得大家更像‘寸头兄弟连’。”陈霖笑道。(完)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