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 第三十三章 最后的遗言

2019年09月22日09:10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长河秋来风景异。

虽然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运河两岸的风光已经迥然不同。秋高气爽,风透寒意,芦花瑟瑟,柳叶飘飞。

南归的大雁排成一个个“人”字形,飞过蓝天,洒下声声长鸣。

河里的风凉飕飕的,像小刀子一样,划过人们的脸,苏禄岛上的客人们几乎都躲在船舱里躲避风寒,没有人再站在船头上看河岸的风景了。

小王子还在发烧,他像一只小猫蜷缩在长椅的角里,一句话也不说,看着他的脸色涨得通红,东王心里十分难受。

葛木宁熬好从会同馆带来的药,东王亲自尝了尝,又一口一口地喂给安都鲁,在东王和葛木宁的精心照顾下,小安都鲁慢慢好了起来,又开始变得像原来一样顽皮,不停地作弄着他的两个哥哥。

船靠岸的时候,东王来到随行们的船舱,一一看望大家。看到几个生病的随行也都有了好转,东王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却整天昏昏沉沉的,慵懒嗜睡,在别人说话、打闹的时候,他却倚在船轩上,打起盹来。

张谦觉察情况有些不妙,说道:“东王大哥去北京,一路上精神抖擞,在北京城也是精神气儿十足,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有精神?给他披上一件衣服吧,这河里的风冷,他在南洋生活惯了,突然变冷,身体也受不了。”

葛木宁说:“不要紧,他身体一直很好,可能是累坏了,还是先不要打搅他,让他睡一会儿,好好休息休息吧!”

东王渐渐进入梦乡。梦中他又回到了苏禄岛,他大步向水厝王宫走去,母后拉西辣满头白发,拄着拐杖,在门口仰望,她眼睛还是没有好,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听到了东王的脚步声,说:“是我的东王儿子回来了!你上哪里去了,这么长时间,不要我了吗?”

东王上前扶住拉西辣,拉西辣却一下子向后仰了过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东王大喊:“母后,你醒醒,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拉西辣说:“你回来晚了,我已经死了!”

东王摸摸母后鼻子上的气息,啊,没有一点儿呼吸,她竟然真的死了!

东王大喊道:“母后,母后,你怎么啦,是真的假的,为什么不等着我回来啊?!”

拉西辣不再说话,东王用脚跺着水厝的地板,嚎啕大哭:“母后,你不能死啊!我还没有见到你呢!”

东王突然跺了一下船板,口中念念有词,头一歪,栽到在船板上。

葛木宁吓得一下子扑过去,尖叫道:“王爷,你怎么啦?”

张谦把东王拉起来,问道:“东王大哥,你没事儿吧?”

东王摇摇头,醒了。他看看船舱里的人,问道:“我母后呢?她在哪儿?”

葛木宁靠着东王,轻轻拍着东王的后背,问道:“你刚才做噩梦了,你又做梦回到大家苏禄岛了吗?”

东王点点头,说:“和真的一样,我看到母后死了,吓死我了!”

葛木宁说:“没事儿,我这几天也经常做梦,梦见回到大家的苏禄,回到大家的王宫,没事儿的!”

接下来的几天,东王越发没有精神,白天他总是昏沉沉地睡去,刚一睡着又被噩梦惊醒,而且浑身发抖得利害,直叫道:“这么冷啊,我要穿衣衫!”

从苏禄岛上出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准备厚点的衣服,幸好还有大明皇帝赐给的官服,东王强打起精神,穿上紫色的官服,活脱脱就是一位大明的王爷!

可是,东王的身体越来越差,突然腹泻起来,他蹲在船尾拉个不停。

葛木宁心疼得哭了起来,三位王子也格外担心,不再打闹了,乖乖地围在父王身边,看着父王的一举一动。

一开始毕碧卜还在跟东王怄气,埋怨他在大明代会上不给自己争取王后的地位,可是现在看到东王神情越来越不好,也不免担忧起来。

船夫加快了速度,在风帆之外,又加上双撸,东王的船队,快速向德州城驶去!

转眼,德州城又到了,还是那个熟悉的安陵水驿。驿丞杨军看到几个人搀扶着东王走了进来,十分惊诧,大叫道:“怎么回事儿,东王爷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去北京的时候还精神气十足呢,现在怎么病病蔫蔫的?”

张谦说:“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在京城里天天宴请,水土不服,吃坏了,也可能是北方天气冷,身体受不了,还可能是积劳成疾,累坏了。你快去找个郎中来,给东王瞧一瞧。”

杨驿丞忙坏了,他一边安排人去城里请郎中,一边派人去禀告知州何源大人。

等东王一行都住进馆舍里的时候,知州何大人和身穿长衫、背着药箱的郎中先生也都到了。

何大人看到东王憔悴的模样,叹息道:“真是病来如山倒,怎么东王爷变化这么大,快让郎中好好瞧一瞧,看看怎么回事儿!”

郎中号了号脉,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说:“这位王爷是正气虚弱,劳倦内伤,邪毒入侵。”

大家都听不懂郎中的意思,何知州忙问道:“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郎中走出房门,说:“你们出来说话。”

张谦说:“你在这里说就行,他们不是大明的人,也听不懂你说的话。”

郎中走回来,说道:“王爷已经病入肺腑,照目前情况看,他应该已经得病很久了,只是当时可能事情很多,加上精神兴奋,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一旦消停下来,加上风寒侵袭,才显出病像。”

张谦想了想,觉得郎中有理,就问:“你说,该怎么治疗?什么时候能治好,他还要回苏禄国呢!”

郎中说:“需要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辨证施治。我先开三副中药,如果病情能好转,当然便好,如果不能,我也无能为力,还需另请高明!”

郎中写下药方,驿丞立即派人去取药,看情形稳定,何大人起身离开东王的房间,并吩咐驿丞一旦有什么新情况,马上禀告。

葛木宁端来熬好的中药,都马含和温哈剌扶起他们的父王,葛木宁一勺一勺地喂给东王。

东王睡了一觉,精神好点儿了,看到葛木宁,说:“还是我的葛木宁,上次你生病是我给你喂药,真主必须要我生一次病,经历一次磨难,享受你的照顾。”

葛木宁说:“王爷你快快好起来吧,我愿意一辈子都好好照顾你!”

东王服了药,感觉到精神又好了一些。这时,西王、峒女王还有其他随行的人们都过来看望,东王的房间挤得满满的,东王对站在床榻旁的人们说:“大家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好了,好了之后,咱们就一起回苏禄。现在,大明皇帝已经认可了大家苏禄,和占城、渤尼、爪哇、日本一样,是一个完整的国家,谁也不能来欺负大家。大皇帝答应大家一年一贡,大家的珍珠、玳瑁、珊瑚也能源源不断地卖到大明来,大家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大家一定要好好地过下去,团结和睦地过下去!”

西王点点头,赞同东王的说法,他说:“这次来大明,得到了大明那么多的赏赐,这是大家说没有想到的!连大明自己的官员都感到会造成国库空虚,可是皇帝还是坚决赏赐给大家,这是一个讲礼仪,要面子的国家,大家和他们交往,绝对可以放心,以后大家不仅要团结好,不再内部争执,还要一起结伴前来!”

峒女王看着他,有些不相信。

西王说:“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啊,我发誓!”

峒女王说:“相信,我不是相信你发誓,而是相信你这次说的话,是发自内心地!这都多亏东王大哥带着大家来大明代贡,才有这么好的事情。东王大哥,你快快好起来,带大家回家,大家一起过好生活!”

东王笑笑,信心满满地说:“好,你们都回吧,我吃了药,就会好起来的!”

可是,第二天,东王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他开始不停地咳嗽,甚至还咳出了血丝。

知州何大人忙完公务,就急匆匆地来到驿站,当他看到东王艰难咳嗽的情景,说:“大事不好,我要禀告皇上,请皇上派御医来看看!”

杨军说:“那位郎中不是说三天吗?三天不好,再请高明。”

何知州说:“这东王是皇帝的客人,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大家难以交代,请御医来诊治,大家的责任就会减轻,如果东王的病情耽误在了大家手里,你我有几个脑袋?”

杨驿丞点头称是。

何知州立即写下奏折,派驿卒快马连夜送往京城。

到了第三天早晨,燕王宫大朝会上,鸿胪寺卿禀告永乐皇帝:“德州知州快马来报,苏禄国东王染病,十分严重,请派御医前去诊治!”

朱棣一听,惊得从御座上站了起来,大声说:“什么,东王病了?怎么可能,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几天,怎么会这么严重?快宣御医来!”

不一会儿,一名御医跌跌撞撞地来到大殿前,跪在地上,叫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圣上有何吩咐?”

朱棣说:“苏禄国的东王在德州病了,你速去诊治,他对我大明一片忠心,你务必将他治好,否则,不要回来见朕!”

御医叩头:“老臣力当竭尽全力,不负皇上所托!”

接着,御医收拾好药箱,乘上一匹快马,跟着驿卒,向德州城飞奔而去。

东王的病情更加严重,他伏在床沿上,大口大口地咳血。

何知州来了,看到这种情形,说:“这样可不行,快请郎中过来看看!他不是说,吃完三副汤药,再来看看吗?”

驿丞又把德州城的郎中找来了,郎中看到东王这种样子,长叹一声,说:“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大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郎中说罢,背起药箱就要走。

何知州问郎中:“你哪里走?”

郎中说:“我还有别的病人要去看啊,怎么啦?”

何知州冷冷地说:“你别走了,一会儿御医就来了,等他看了你开的方子再说。”

郎中一听,急了,大喊大叫:“你凭什么不让我走?我看病,犯哪家王法了?”

何知州说:“万一东王有个三长两短,你走了,朝廷怪罪下来,我有口难辩啊!”

郎中叫道:“你拿我当垫背的啊!你们这些官员,推脱责任,就是在行!”

何知州说:“不管怎么说,你就是走不了。来人啊,把他带到另一间馆舍里关起来!”

这时候,御医急匆匆地赶到了,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御医问道:“有没有别的郎中诊治过?服过什么药?”

张谦把德州郎中开的方子递给御医,御医审视了半天,说:“我和你们这里的郎中看法是一样的,这位王爷患的是恶疾,已经很难回头了。”

张谦说:“御医大人,请一定治好东王的病,他还要带着他们这么多人回国呢!”

御医说:“我比你们都急,皇上要我一定治好王爷的病,如果治不好,我也就不用回宫了,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知道吗?”

大家面面相觑。

御医站在桌子前,写下一张药方,叹了一口气,说道:“先抓一副药,看看吧,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尽力而为了。”

何知州问道:“旁边馆舍里还押着一位大家德州的郎中,怎么办,放了他?”

御医一听,十分生气:“你们怎么都拿大家大夫做抵押啊?大家给人看病,谁不愿意把病人看好啊?你们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有一点儿良知吗?”

何知州小声说:“放了那郎中,你一个人负责?”

御医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说:“那就委屈他在那里等着吧!”

夜里,没有月亮,星光闪烁,何知州、驿丞和御医都没有走,站在院子里说着东王的病情。

馆舍里,烛光摇曳。葛木宁、三位王子、毕碧卜、张谦守在东王的床边,东王醒来了,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之后,他感觉好一些了,就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一个月前在这里饮酒赏月的时候,月亮还是那么大,那么好,现在为什么外面那么黑啊?”

张谦说:“上次是八月十五中秋之夜,今天是九月二十二,是下弦月,要到后半夜才能有月亮呢。”

东王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问道:“谁在院子里说话?是何知州和驿丞吗?让他们走吧。”

张谦说:“你不好,他们怎么敢走?还有一位郎中,在另一间馆舍里押着呢!”

东王叹了一口气。突然,他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污血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

张谦急忙喊道:“御医,快过来啊!”

御医和何知州、杨驿丞一起走进来,御医看了看,摇摇头说:“唉,已经无力回天了,你们还是准备料理后事吧!”

窗台上的烛光一跳一跳,似乎就要熄灭。葛木宁站起身来保护烛光,这时候,东王突然头一歪,昏死过去。

三位王子摇着父亲的身体,大喊道:“父王,父王,你醒醒啊!”

东王又慢慢地醒了过来,他抬起头,看看大家,显得格外有精神,他说:“来,我要和你们说几句要紧的话。”

三位王子使劲点点头,张谦说:“东王大哥,你说吧,大家都听着呢!”

东王说:“西王爷在吗?峒女王在吗?”

回答道:“没有。”

东王说:“叫他们来,我有话说。”

一会儿,西王爷和峒女王来了,东王拉着西王和峒女王的手,缓缓地说:“我可能不行了,我回不到苏禄岛了。这次能够带着你们一起来大明,是我人生最大的骄傲。我死之后,尸骨不要运回苏禄,就留在中华上国。”

大家都点点头。

东王继续说:“为了避免新的王位争夺,就让都马含一人回去继承王位,以后都马含就拜托西王和峒女王你们二位照顾了!”

峒女王想起这一段时间东王对她的帮助,想到这么好的人就要死去了,心里又是一阵感伤,她极力隐忍着泪水,点头答应。

西王爷看到那么强壮、似乎永远充满活力的东王竟然要死了,也感叹生命的无常!他想起了东王的种种好,也说道:“放心吧,我答应!苏禄群岛是三个王,大明皇帝都册封了,谁也不能吃掉谁,大家一定会和睦相处的!”

东王继续说:“西王爷,你是都马含的长辈,不仅要和睦相处,还要帮助他,拜托你们回去的时候,替我到满加剌主持都马含和椰子花的婚礼,把椰子花王妃迎回苏禄,让苏禄东王这一支繁衍生息,你们能答应吗?”

西王叹了一口气,说:“大哥,大家还是磕头结拜的兄弟呢,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侄子的!”

东王松开西王和峒女王的手,又说:“张谦老弟,你在哪儿?”

张谦走近东王的床榻,握住东王的手,东王说:“你是我的好兄弟,我以认识你为自豪!请告诉大皇帝,是我自己的身体不行了,和大夫们没有关系,不能怪罪他们啊!我不能陪你回家乡,给你的爷爷和父母上坟了。你要想办法,送大家这些苏禄人回国,一个都不能少,最好能用你们大明的宝船,别再用山马舟了,太辛苦,太危险!”

张谦说:“请放心吧,等大家到了泉州,就找大船送他们回国,我也一起去,一直护送他们到苏禄!”

东王又问:“都马含,都马含,你在哪?”

都马含走过来,抓住父王的手,说:“父王,孩儿在呢!”

东王说:“我回不到苏禄了,再也见不到我的母后了,这是我最,最大的遗憾!你回去之后,要照顾好奶奶,陪着她颐养天年!”

都马含哭着说:“嗯,父王,我记住了!”

东王说:“孩子,你以后就是新一辈的东王了,你不要哭哭啼啼,要坚强!比父王还要坚强!”

都马含擦擦泪水,点点头,说:“请父王放心吧,孩儿记住了!”

东王又喊道:“葛木宁,温哈剌,还有安都鲁,来,你们都过来。”

葛木宁和两个孩子来到东王的床边,葛木宁说:“在呢,大家在呢。”

东王说:“你们就不要回去了,就在德州城陪着我吧,这是好地方,是北京的门户,也是有德之州,我就埋在这片土地上了,你们以后,也要留在这里,听见了吗?”

葛木宁说:“知道了,你让我走,我也不会走的,我和两个孩子,就在这里永远陪着你。生,大家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东王听了,眼角涌出一片清泪,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晶莹。

毕碧卜走过来,说:“王爷,你还忘了我呢,你怎么舍得扔下你的毕碧卜呢?”

东王说:“我没有忘记。我这一生,也没有照顾好你,我死以后,你就陪着父亲穆哈伊回去吧,好好照顾他!还有,也要替我照顾好母后,她老人家最喜欢你了,你就代替我给她尽孝吧!”

毕碧卜已经泣不成声,说:“这段时间能和王爷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真不该抱怨你!”

东王说了这么多话,已经很累了,他迷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说:“还有一件事情,都马含,你们回去的时候,见到王啸天,告诉他,大明皇帝已经赦免他了,请他回来,及时孝敬他的老母亲,要及时啊,别像我,空留下遗憾。”

都马含说:“父王,您放心吧,我回去一定照顾好奶奶!”

东王转动一下头,看看周围的人说:“亲人们,我爱你们,可是,真不幸,我该走了,去见我的真主去了。”

蜡烛的火苗儿一跳一跳,突然,火苗儿熄灭了!

葛木宁说:“快点着蜡烛啊!”

驿丞拿出火镰,重新打着火,大家再回头去看东王时,东王已经没有了气息,奇怪的是,东王的眼睛竟然不能闭上!

葛木宁趴在东王的身上,哭着说:“王爷啊,我和王子们都听从你的话,你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张谦跪在东王床前,说道:“求仁得仁,您最大的愿望就是来大明代拜,您的愿望实现了,我会保护着大家安全回到苏禄,您就放心的走吧,去侍奉您的真主去吧!”

可是,东王的眼睛就是合不上,他难道是要等什么事情吗?那会是什么事呢?

馆舍里爆发出山崩一样的哭声,男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孩子的声音混成一片,就像被压抑许久的火山,瞬间迸发!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