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三十二章 流连忘返

2019年09月21日09:08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东王巴都葛巴哈喇带领着苏禄群岛来的大型使团在燕王宫奉天殿参加完大明代会,一起回到会同馆。

东王率先向峒王妃祝贺,他说:“峒女王,祝贺你啊,你不再是峒王的王妃,而是巴西兰岛的女王,这可是大明皇帝亲自册封的,为你高兴啊!”

峒女王说:“这有什么好祝贺的,我不还是我嘛?”

东王说:“这可不一样,女王和王妃,身份差远了!女王,就是主人,王妃顶多是一个高级的妃子,自己说了不算啊!”

巴西兰岛跟着来的人们也一起向峒女王表示祝贺,并表达了皈依女王,效忠女王的决心,以后将完全听从女王的调遣!

唯有西王心里酸楚楚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他明白,这个峒女王的王位是大明皇帝册封的,让她成为自己的王妃,再进一步霸占巴西兰岛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了!如果再做什么手脚,逼迫峒女王就范,那就是和大明过不去了!西王越想越生气。

吃过早饭,鸿胪寺少卿兼大明外交官杜国林带着东王一行参观京城。

首先参观的是北京城的城墙和城门,这是北京城的骄傲,每次陪同番外使团参观,杜少卿都要带着贵宾们参观北京的城墙和城门,尽管他已经无数次带领客人们爬过城墙了,但是,每一次带领使团前来,杜少卿都像第一次一样,如数家珍,引以自豪。

首先看到的是北京的皇城,这是一座刚刚建好的城池,城墙是红墙黄瓦,外面是护城河,他们从最南边的天安门爬上城楼,正前面是一座广场,广场四周是长长的廊坊,正南面有一座无墙的城门楼,杜少卿先容说:“你们看,前面那一座城门,叫做大明门,是一座礼仪之门。从天安门到大明门,大约有一千步,两侧的长廊叫做‘千步廊’。每年的春节和上元节,京城百姓都要在这里表演歌舞,皇上也要亲自观瞻,与民同乐。”

他们转向北面,杜少卿指着一片工地,说:“正北面这一片工地,是圣上新建的宫城,据说那里的太和殿比燕王宫里的奉天殿还要大两倍多!不过,说来惭愧,还从来没有使节团去参观过,我也没有进去过呢!”

东王和大家听了,都流露出十分羡慕的眼神,心想,要是能有机会看看皇帝的新皇宫,那该多好啊!

杜少卿继续说:“你们看,东面是太庙,供奉着太祖洪武皇帝和他们历代祖先的神位,西面是社稷坛,供奉的是土地神和五谷神,祈求社稷平安,五谷丰登。”

杜少卿又带着他们参观了东安门、地安门、西安门,他们时而在城墙上迤逦而行,时而在城门上流连忘返。

东王巴都葛巴哈剌一边走,一边赞叹道:“这座城池真是美丽壮观啊,只有大明才有这样高大华美的城池,我终于理解什么叫做大明气象了!”

杜少卿听了更加高兴,他说道:“大家脚下的这座北京皇城,既博大辉煌,又精巧细致,既功能完备,又尽善尽美,许多外国使节来到这座皇城,更加喜欢大家大明了!”

从西安门下来,会同馆的马车已经在城墙下等候多时了,杜少卿、张谦和三位王爷坐在第一辆马车上,其他人依次上了其它马车。杜少卿耐心地先容沿路风景,张谦做翻译,车队一路向西,来到了北京的内城城墙。

来到西直门下,一座巍峨屹立的青色城门映入眼帘,高高的城墙上,耸立着一座三层飞檐的城楼。

杜少卿说:“西直门是每天从玉泉山向皇宫送水的水车必经之门,也称作‘水门’。”

东王刚要下车,杜少卿拦住他说:“东王爷,请不要下车了,北京的内城墙有二十四里,一共有九个城门,人称‘四九城’,这一圈走下来就太远了,大家还是在马车上参观吧。”

銮铃喤喤,马车沿着坡道爬上城墙,通过马车的轩窗,他们看到了一座瓮城,外面还有一座更加高大的箭楼,城墙上有许多方孔,那是守城士兵射箭用的射击孔。

沿着内城城墙,他们依次参观了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朝阳门、阜成门、东直门、安定门、德胜门等,杜少卿一边走,一边先容:“北京城这些城门都是有一番说词的,正阳门取‘圣主当阳,日至中天,万国瞻仰’之意;崇文门取‘文教宜尊’之意;宣武门取‘武烈宣扬’之意;齐化门取‘归化齐鲁’之意;阜成门取‘物阜民安’之意;东直门、西直门取‘民兴教化东至东海、西至太阳西垂’之意;安定门取‘天下安定’之意;德胜门取‘武将疆场奏绩,得胜回朝凯旋’之意。总起来说,这些城门的名字,都是对大家大明王朝的赞美和祝愿。”

东王听了,频频点头,赞叹道:“泱泱大中华,真是处处辉煌,处处礼仪,不仅城墙和城楼高大,名字还那么有内涵,有学问,让百姓们每天在生活中受到教化,真是大国的气度啊!”

杜少卿说:“您说的对啊,这也是我每次接待外宾,都要带着他们参观城墙的原因,在他们眼里,国都的城墙不仅仅是一种防御工事,而且还是国家强大的象征,它所具有的学问内涵,是和其他城市的城墙大不相同的。”

东王说:“对,我也有这种感觉,像大家一路走来的各个城市的城墙,德州‘靴子城’的城墙,济宁州‘南北三里三’的城墙,扬州‘不夜城’的城墙,苏州水陆双门的城墙,杭州西湖边上热热闹闹的城墙,每一座都不一样,这北京城的城墙,最让我景仰啊!希翼这城墙千年万年都这样!”

杜少卿说:“那肯定是这样,谁能破坏得了大家北京城的城墙啊,就是敌人也不可能!”

西王插话说:“嗨,我倒想把这城墙拆了,搬到我达威达威岛去,但是,运不过去啊!”

张谦直接驳斥道:“你敢拆我大明城墙一块砖头,看我不剥了你的皮,我大明国的老百姓,吐沫星子也能把你淹死!”

西王推了张谦一把:“看你急的,我是开玩笑嘛!你打死我,我能把北京城墙运到苏禄去?我即使再坏,也没这个能力啊!”

第二天上午,一名内宫中官急匆匆来到会同馆,宣皇上口谕,东王一行即刻前往午门,皇上将亲自陪同苏禄客人参观紫禁城,并于中午在燕王宫宴请东王一行。

杜少卿一听,惊叫道:“啊,参观紫禁城?圣上是这么说的吗?不会吧?这可是各国贵宾都没有享受到的最高礼节,圣上对你们太好了,我也能跟着你们去紫禁城了!”

这位中官手执拂尘,带着他们来到午门外,不一会儿,永乐皇帝的龙辇到了。

东王赶紧走上前,抹抹额头施礼。

杜少卿说:“见了圣上,要叩头请安才好!”

东王顺从地跪在地上,说:“给大皇帝陛下请安!”

朱棣扶起他,笑着说:“不要这么麻烦,你们是客人,遵从你们当地的礼仪就行了。来,朕今天和你们一起参观新建的紫禁城,最近国事繁忙,朕也有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了,今天正好也一起看一看,工程干得怎么样了?”

锦衣卫力士和中官在前面引路,永乐皇帝陪着东王、西王、峒女王一起走进午门。

朱棣说:“这座紫禁城是以南京皇宫为蓝本修建的,分为外朝和内廷两部分。外朝的中心为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统称三大殿,是举行大典礼的地方。内廷的中心是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统称后三宫,是朕和贵妃们居住的正宫。”

过了午门,看到一处恢弘壮丽的大宫殿,宫殿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无数的工匠在忙忙碌碌地干活。东王和苏禄来的客人们全都惊得张大了嘴巴,许多人在惊呼:

“这么大的院子啊!”

“这宫殿太大太漂亮了!”

永乐皇帝说:“我的这座紫禁城,不仅大,还要建得好,用的都是从全国各地开采的名贵木材和石料,木料是从四川、云南崇山峻岭里开采的珍贵楠木;石料是从西山开采的;大殿里面用的金黄色大方砖,也特别细腻,敲之有声,是从苏州专门烧制的,还有在山东临清烧制的贡砖,你们沿着大运河来,看到拉着贡砖和木料的船了吗?”

东王说:“看到了,一路上都有,这真是伟大的工程!感谢大皇帝与我等分享这种幸福!如果将来我也能来这里参加大朝会,那该多好啊!”

朱棣说:“好啊,以后你们每年都来,日本、朝鲜、安南一些国家都是两年一贡、三年一贡甚至是十年一贡的,你们太远了,可以三年或五年一贡嘛。”

东王说:“大皇帝陛下,虽然苏禄离这里很远,但是我觉得,大家和大明国,和大皇上您的心贴得很近啊!您就让大家一年一贡吧!即使我来不了,我的王子也可以来啊,我有三个王子呢!我会让他们永远心朝大明,和大明永远友好!”

朱棣说:“说得好啊!朕也有三个皇子,本来应该是四个皇子的,可惜小皇子早年夭折,我希翼大家大明王朝和苏禄国像亲戚一样经常走动,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出了紫禁城工地,朱棣皇帝乘坐龙辇在前,东王一行步行跟在后面,回到燕王宫。

孝仁皇后早薨,永乐皇帝至今没有再立皇后,按照规制,贵妃不能参加朝觐宴会,太子朱高炽、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三位皇子和文武大臣已经在燕王宫等候多时。

永乐皇帝邀请苏禄东王、西王和峒王同他一起坐在正上面,东面是大明的三位王子和官员们,西面是苏禄来的王妃葛木宁、毕碧卜、三位王子和随从们。

宴会开始,宫女们端着饭菜和酒水鱼贯而入。先是大明礼部教坊司排演的迎宾雅乐,三十六名舞生站成六排,在两侧歌生优美的歌声中翩翩起舞。编钟编磬和琴瑟一起奏响起来,那歌生每唱一个字,乐生就演奏一个音节,舞生就跳一个动作。歌生唱道:

“炎海之墟,南洋苏禄。

慺慺贤王,惟化之慕。

束木远帆,遹来奔赴。

浪舶风樯,实劳恳勤。

同其妇子,兄弟陪臣。

稽颡阙下,有言以陈。

王德克昭,王国攸宁。

于斯万年,仰我大明。”

朱棣举杯,高声说道:“秋高气爽,丹桂飘香,苏禄国三王带领妻子、陪臣三百四十余人梯山航海,举国来朝,是我大明之幸!朕在这里举行宴会,欢迎苏禄国贵宾,刚才表演的这是一种从上古时期传下来的宫廷雅乐,也叫箫韶乐舞,是中庸和谐之曲,是孔子所称赞的‘尽善尽美’的音乐。朕敬诸位一杯酒,祝愿我大明和苏禄国永远和谐相处下去,真诚的友谊在天地之间永不磨灭!”

东王说:“谢谢大皇上陛下的恩典!”

主宾都高举酒杯,一饮而尽。

东王看看峒女王,说:“峒女王,怎么样?你看大明代的乐舞多好!你能唱一首歌吗?也表达一下大家的心意?”

峒女王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款款说道:“那就按照东王的提议,我给大皇上陛下和诸位献上一首歌曲,表达大家苏禄岛和巴西兰岛对大明国的向往和崇敬之情!”

她清清嗓子,唱了起来:

“千里万里,我跟随着你,

风吹浪打,栉风沐雨,

多少艰辛,多少委屈,

多少苦难,多少舍弃,

我都仰望着你的博大情怀,

恢弘壮丽!

千年万年,我倾心于你,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多少诱惑,多少梦呓,

多少梦幻,多少迷离,

我都坚守着对你的海枯石烂,

真情不移!”

峒女王那修长的身材、栗色的皮肤,飘逸的长发,是那么的美丽!她那优美的歌声在大明的宫殿里回旋飘荡,声声呼唤,凄美动人,绕梁三匝,打动人心!

永乐皇帝感动得站了起来,大声叫好,主宾也都一起叫好,欢呼声仿佛要把大殿高高的房顶掀翻。

西王突然站了起来,他挥舞着手说:“等一等,诸位等一等,刚才,峒女王好像说的只代表苏禄岛和巴西兰岛,她没有代表大家达威达威岛,这怎么行呢?大家达威达威岛在苏禄三岛中最大,力量最强,怎么能少得了大家?”

二皇子汉王朱高煦似乎已经喜欢上了峒女王,他叫道:“好啊,那就让峒女王代表你再唱一首!”

永乐皇帝也点点头,大家都开始叫好!可是,西王却不干了,他脱掉了上衣,露出了肥肥的肚皮和长长的胸毛,他拍着胸脯说:“哼,她峒女王不愿意代表我,我还不愿意让她代表呢!我给大皇帝和诸位跳一个舞怎么样?”

朱棣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东面坐着的大明代臣中响起一片讪笑。

西王从餐桌后面走出来,来到中间的空地,拍着胸脯走了一圈,大声叫道:“怎么能笑话我呢,我可是达威达威岛,不,是苏禄三岛跳舞跳得最好的!许多人的病都是我跳舞跳好的!”

朱棣皇帝疑惑地看看东王,那意思是问:这个胖子说的是真的吗?

东王明白了永乐皇帝的意思,笑着点点头,说:“确实,西王跳舞跳得很好!就是有些猛烈!”

朱棣笑着说:“那好!朕常年征战,刚刚北征蒙元还京,害怕你作甚,跳吧!”

西王大喝一声,舞动双脚,开始跳了起来,别看他满身肥肉,跳起舞来却十分轻盈,他身上的每一片赘肉不再多余,而是随着他的脚步拍打着节奏!

一位大臣说道:“读唐史,说安禄山会跳胡旋舞,我一直想不到是什么样子,看到这位苏禄王爷,一下子就记住了!”

西王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时而盘旋,像苍鹰展翅,时而跳起身,像旱地拔葱,格外灵活,突然,他向永乐皇帝身边跳去,很快就要碰到朱棣的身体!

这时候,从永乐皇帝身后,翻着跟头跳出来两名锦衣卫,大声说:“大家来陪着王爷一起共舞!”

两名锦衣卫使出的是一套拳术,他们挥舞手臂,逼着西王向后退,西王只好一点点退到南面,两名锦衣卫的拳术也渐渐慢了下来,随机应和着西王的舞步。

突然,西王边跳边旋转,又要转向皇帝身边,两名锦衣卫再次挥动双臂,拦住西王,逼他后退,西王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好又退了下来独自跳舞。

一曲舞罢,西王鞠躬向大家致谢,两名锦衣卫也唱了一个喏,翻身回到永乐皇帝身后,不见了。

西王从来没有这么失落,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看着大家。

张谦说:“嗨,你还不明白啊?这是因为你是客人,锦衣卫才陪着你跳舞,如果换了别人,早把你咔嚓了!”

永乐皇帝笑着说:“张谦,你就别告诉他了,他没有害朕之心!”

东王也笑了,说:“这样好,这样好,锦衣卫陪着西王跳一支舞,主宾都好看!”

接下来的几天,东宫太子朱高炽、各部尚书也分别宴请东王一行。一天一小宴,三日一大宴,苏禄来的客人们都很实在,喝酒从不会推辞,每次都不胜酒力,大醉而归!

峒女王、葛木宁和毕碧卜也都说,天天这样好饭好菜地吃喝,可不得了,这才几天的时间,每个人都胖了一圈。

永乐皇帝还带着他们一起登上长城,在长城上,永乐皇帝和东王击掌盟誓:永不征伐,永不背叛,永远和睦相处!

就这样在京城过了二十七天,秋风转凉,这些常年在赤道艳阳下生活的人们,渐渐受不了了。跟随的仆从们接二连三的生病,看情况不妙,葛木宁、峒女王都劝东王早日回国。可是,东王还想多走走,多看看,他真想饱览大明王朝的山川风物、深入了解风土民情以及学问内涵,把这一切作为滋养人生和治理国家的借鉴啊!

可是,那位活泼机灵的小王子安都鲁也突然病了,葛木宁十分担忧,她抱着生病的安都鲁,心疼得泪如雨下,她再一次劝东王回去,看着因为生病而萎靡不振的安都鲁,东王十分心疼,决定带领大家返回苏禄岛。

当苏禄客人要离开京城的消息传到皇宫里的时候,永乐皇帝又一次召见了他们。礼部尚书、户部尚书等官员们也都奉召入宫。

除了葛木宁和小王子安都鲁,还有几个生病的人留在会同馆,其他人又一次走进了燕王宫。

这一次,他们已经能够熟练地向皇帝行跪拜礼了。

当戎马生涯,杀伐无数的永乐皇帝看到他们进宫的时候,感到格外亲切,他情不自禁地从御座上站了起来,向苏禄客人们拱手致意:“快平身吧,听说你们要回去了,为什么不在北京多住几天?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去我大明的其他的地方看一看啊!”

东王站起身,说道:“尊重的大皇帝陛下,大家在大明呆的时间太长了,原来想着见到了您,大家就回去,没想到一下子住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北国天气转凉,大家有许多人经受不住这里的气候生病了,大家必须回去!”

朱棣说:“我还真舍不得你们走,这样吧,朕再赐你们一些东西,作为告别之礼。”

东王、西王和峒女王及全体人员一起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司礼太监大声喊道:“大明皇帝赏赐苏禄国东王、西王、峒王每人玉带一根,黄金百两,白金二千两,罗锦文绮二百匹,钞一万锭,钱三千贯,金绣蟒龙衣、麒麟衣各一!”

东王、西王和峒女王感动不已,叩头谢恩。

突然,礼部尚书手持笏板,上前几步,站到皇帝面前,高声进谏道:“圣上,不能这样慷慨赏赐了,因为赏赐太多,日本、朝鲜、安南、占城、暹罗、爪哇等国使节越来越多,使团越来越大,拦都拦不住啊!”

户部尚书也跟着上奏道:“礼部尚书所言极是,这些使臣来到大明,一路接待,靡费不少,赏赐太多,所带货物不交关税,对我大明有害无益,长此以往,将会造成国库亏空,连累社稷安宁啊!”

朱棣生气了,大声说道:“难道使团来我大明,是空着手来的吗?他们都是带着礼物来的,这苏禄国呈献的大珍珠,还有沉香、玳瑁等,那么好的东西,都呈献给了大明,怎么能说无益呢?”

户部尚书不卑不亢,据理力争:“这些珍珠、沉香等,价值虽然高,可是不能换成钱粮,不能用于将士征战和黎民百姓生活,于国于民,却不是宝贝!”

东王看到大明君臣争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说:“请大皇帝陛下不要为了大家争持,今天大皇帝赐给大家的礼物,大家不再要了,情愿退回!”

朱棣一听,更加生气,说:“那怎么能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了赏赐,就是赏赐,岂能收回?亏你们还是读书人出身,今苏禄国三王君臣慕义远来,乃欲侵其利,所得几何,而亏辱大体,真是不应该啊!”

两位尚书列在一旁,不再说话。

朱棣继续说:“不仅三位王爷要赏,每一个人都要赏,东王的两位王妃和三位王子,峒女王死去的小王子,每人赏黄金五十两,白银一百两,文绮彩绢一百匹,宝钞五千锭,钱一千贯。还有其他的随从,就不用赏什么官服了,每人赏白银二十两,丝绸十匹,宝钞一千锭,钱五百贯!”

苏禄岛上的所有人都跪在天子的脚下,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棣对身边的中官说:“再下一道旨意,对于苏禄国的客人,过往州府都要认真接待,不得有误。泉州府市舶府,再按照一个月的时间计算,提前供给他们在海上的生活用度,不得有误!”

苏禄的客人们再一次叩头谢恩。

离开了皇宫,东王一行带着大明皇帝的深情厚谊,启程南下,张谦继续随行护送。

他们再一次来到运河通州码头的驿站,驿丞早已安排好了二十条官船。

起北风了,官船上扯起风帆,顺着运河南下。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