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三十章 德州城的争宠与放弃

2019-09-16 10:32   济宁资讯客户端   杨义堂

过了汶上南旺这段大运河上最高的“水脊”,地势渐渐下降,客船顺流而下,船夫也轻松起来,只在需要躲避其他船只的时候,才划上几下,其他的时间,就抱着船篙休息。

听着运河水“哗哗”的歌唱,东王他们的船队一路向北,行驶得非常快,过了临清钞关,就是大运河最北边的的御河河段了。

这一段的运河,与济宁段新修的运河风光迥然不同,这里是隋唐老运河的永济渠,元代的运河也用的是这一段河道,河道两岸,芦苇和绿草挤挤挨挨地爬上了堤岸,堤岸的上面,几百岁树龄的老柳树垂下万千绿丝绦,形成了绿色的长廊。蓝天、白云和绿柳的倒影印在这条无尽的长河里,又被一阵阵风儿吹皱,被一条条船儿划破,真是整个京杭大运河最美丽的一段!

这一段地势更加低洼,一向温顺宁静的运河水开始湍急起来,为了解决河道落差大、水流急、经常决溢的问题,御河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河湾,曲曲折折,蜿蜒向前。

船上的人们有的站在船头,有的依着船轩,贪婪地看着两岸旖旎的风光。

东王问船夫:“这一段的运河为什么这么多河湾啊?这是天然的河道吗?”

船夫说:“大运河都是人工开挖的河道,这一段也是,当年开挖运河的人们利用这样一个个河湾,来延缓河水流淌的速度,叫做‘一湾顶三闸’,这一段运河也号称‘九龙十八弯’呢。”

已经远远地看到德州城的城墙了,大家一阵惊喜,可是,前面河里的船只又开始拥堵起来,桅杆林立,船头交错,挤得水泄不通。

张谦一问旁边船上的船夫,原来前面是一座运河的浮桥,用船只排列起来,通行车马。车马过完,就把船从浮桥上拆开几只,再让运河里的船只通过,过后马上合拢。

东王和大家卡在运河里,哪里也去不了,就只好在船上等着,等啊等啊,船只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从上午等到中午,中午就在船上做点饭吃,可是太阳已经偏西了,还是看不到前面漕船的尽头,大家开始急躁起来。

东王更是着急得不行,他让船夫想办法,船夫问了一下其他船上的情况,回来说:“不行啊,这些大都是运粮的漕船,你看,前面马上就到德州城了,德州城北有一个很大的北厂仓,这些漕船都是给北厂仓缴送粮食的,他们都急得要命,谁也不让谁,根本插不进一只船去!”

东王只好耐心地等着,过了一会儿,他又坐不住了,让张谦想办法:“张老弟,你想想办法吧,大家不能永远在这里等下去啊,大家要尽快进京面见皇帝啊!”

张谦一拍大腿,说:“有了,大家在杭州的时候,不是那位市舶府太监给过大家一份圣旨吗?拿来,我自有办法!”

王妃葛木宁小心地翻出那份黄色丝绸装裱的圣旨,交给张谦。张谦接过来,拿在手里,站到船头上,他高举着圣旨,朗声喊道:“我是大明中官,护送苏禄国国王进京拜见皇上,今有圣旨在此,无关人等,一律退让!”

他挺立船头,那拖着长音的尖声呼喊,真是威风凛凛!

许多船主吓坏了,使劲地向两边躲闪,不一会儿,就给他们的船队让出了一条窄窄的河道,东王对张谦轻轻打了一拳,说:“你太棒了,还是你有办法!”

苏禄的船队在河道里鱼贯而行。一只满载着粮食的漕船使劲地向一旁躲闪,但是,这河道太窄了,东王的船还是被卡住了,过不去,张谦扬起手掌,故意装得满脸狰狞,作出一副要打人的动作!

那位船夫一看,吓得在船头上跪了下来,不停地用头抢地,哭喊道:“大人饶命啊!小民是河南的农民,自己花钱雇船来德州交粮,已经出来一个月了,光在浮桥这儿就等了三天了,行行好,别赶我了,我家里的庄稼没人管,每耽搁一天,就要多交一天的船钱啊,可是要了我的命了!”

张谦举起的手掌无力地放了下来,他低下头,叹了一口气,东王问怎么回事儿,张谦把情况一说,东王说:“我进北京见皇帝紧急,还有比我更紧急的,算了,别跟这些小民争抢着过浮桥了,大家老老实实地等着吧!”东王让船队退到河道的一边,让漕船上前面去。

呼啦一下子,漕船把刚才闪出的河道又堵死了。

东王和张谦一起上岸去问驿站的情况,一打听,德州水驿就在德州城小西门外、运河的东岸,在这个浮桥口前面三四里远的地方。东王决定,让船夫开着船继续在河里等待,所有的人都从岸上步行去驿站,今晚就住在驿站里,明天再继续前行。

大家提着自己的东西,相互搀扶着上了堤岸,沿着河岸向北走。可能是这里经常堵船的缘故吧,河岸上、柳树下,支着铁锅炒菜的、烙饼子的、卖烧鸡的、卖牛肉的、摆茶水摊的、卖衣物的,一家挨着一家,叫卖声此起彼伏,简直比河道里还要热闹!

当他们都走累了的时候,河岸上出现了一座高大的石牌坊,正面的题额上刻着四个大字——“神京门户”,背面也有四个大字——“九达天衢”。牌坊向东,是德州城向外伸出来的一段城墙,德州的城墙远看像一只倒着的靴子,这一段,正是靴子的尖。向东看,是德州的西北门——小西门。牌坊向北,是一片亭台楼阁:有一座高台,高台上的殿额上写着“董子读书台”,有一座寺院——慈氏寺,有一座震河阁,还有文庙、将军庙等建筑。

张谦向一位读书人模样的人打听德州运河驿站的地方,那人指指靠近河岸的一处大院子,说:“那不就是嘛,就在运河边上!”

东王、张谦领着大家来到驿站前,只见驿站大门上悬挂着一块门匾——“安陵水驿”,他们进得门来,在院子里站了一大片,早有驿夫去报告了驿丞,驿丞出来迎接他们。

这位驿丞先容自己叫杨军,原来是德州卫的一位百户官,显得豪爽干练,得知这次来的是苏禄国的大型使团,十分热情,说:“欢迎各位苏禄来的贵宾,知州何源大人已经接到了皇帝的诏书,并且已经给本驿作了安排,大家一定尽力接待好,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杨军一边派人去州衙请知州大人,一边给他们安排住宿。房间还没有安排完,知州大人的轿子就到了,后面竟然还有人抬着两个大箱子。知州何源下来轿子,驿丞急忙迎了上去,请东王、张谦、西王、峒王妃来和知州见面。这位知州身材高大,肤色较黑,说话十分爽朗,驿丞杨军先容说,何大人是洪武年间乡试第一的解元出身,先授保为德州学正,永乐朝以来升任德州知州,他在德州修运河、建城池,防蝗灾,断冤狱,颇有正声,号称“赛包公”。

何源打断了杨军的话,说:“不要说了,应该先先容远道而来的客人才是!”

驿丞将东王、西王和峒王妃和张谦、王妃葛木宁、毕碧卜以及富商穆哈伊一一与知州相见,知州让后面的人把箱子抬过来,打开一看,两个箱子里竟然全是用草纸包裹的点心,上面贴着红色的油纸。

何知州让驿丞赶快去准备晚宴,今晚就在驿站用餐,他转过身对客人们说:“诸位尊贵的苏禄客人,你们来得太巧了,今天是夏历八月十五,是中国人很重要的一个节日——中秋佳节,是一个团圆的节日,这一天,大家中国人自古就有赏月、拜月、吃月饼、赏桂花、饮桂花酒的习俗,中秋节以月之圆兆人之团圆。希翼大家把德州当故乡,把我这个黑脸人和杨驿丞当作你们的亲人!”

大家看看何知州的肤色,再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开心地笑了,感到格外亲切。

何知州自豪地先容道:“大家德州是京城的南大门,也是冀、鲁、豫、苏、皖、浙、湘、鄂、赣等九省通往北京的漕运通道,号称‘九达天衢’‘神京门户’,京杭大运河每年六百万石的漕粮都要经过德州段运河递运,是南北水运的咽喉要地。在这安陵水驿的北边,就是运河上最重要的转运粮仓德州北厂仓,北厂仓辖兑六十九个州县,其中二十四个县,直接将粮食交到仓口,是运河沿岸各粮仓之首。”

东王点点头,说:“来的时候已经见识了,运河里挤得水泄不通,大家就是弃了那船,从岸上一步步走过来的。”

何知州回头对着张谦说:“张公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圣上让你护送王爷和王妃们进京,您可以先到州衙来找我啊,我派人引导着把船开过来不就行了?”

张谦说:“我虽然没有来州衙找您,但是我也想办法让漕船让路,可是东王他看到运交漕粮的百姓生计艰难,要自己花钱雇船来交粮,又不忍心驱赶那些百姓让路了。”

知州和源说:“是啊,下官已经将此事禀告圣上,圣上也派户部、兵部、工部等来人调查过了,估计下一步会由沿岸各卫所派兵来押运漕粮。”说完,他看看院子里站着的客人说:“你看,大家光说话了,还让客人们站着,多不好啊,先每人发给一包大家德州城最好的糕点房做的月饼,让大家们尝尝月饼的滋味,一会儿晚宴上,大家再喝桂花酒!”

驿丞杨军带着驿夫们一起给客人们发月饼,何源知州将东王、西王和峒王妃引到一处亭子里坐着说话。

客人们都领了月饼,回到房间休息了,驿丞杨军又将两包月饼送到亭子里来,请王爷们品尝。他打开月饼,放在石桌上,这些月饼圆圆的,像圆圆的月亮,又像一只只圆鼓。东王接过来,咬开一口月饼,满口的香甜,绵软带酥,有多种果仁的味道,东王惊讶地说:“这么好吃啊!”

知州何源笑着说:“你吃到的这是最著名的五仁月饼,有杏仁、核桃仁、花生仁、芝麻仁和瓜子仁五种果仁,也有仁、义、礼、智、信五种仁德的意思,故名‘五仁’。”

东王点点头,赞叹道:“我知道,中华的学问就是博大精深,每一点都有很深的知识,诗歌是这样,武术是这样,药材是这样,连饼子也是这样啊!”

峒王妃吃到一个川蜜月饼,她托在手里,那月饼像一只薄薄的烤饼,通体雪白,只是最外层微因烘烤而泛出淡淡黄色,一层层薄酥皮包裹着,一碰便会散下片片的酥皮来,她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品味着月饼的甘甜。

西王伸手抓着的是一个豆沙月饼,一口咬了个大半,两口就吞了下去,噎得打嗝,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行,这东西太粘了,噎得要命!”

驿丞来给他捶背,说:“你慢点儿吃啊,什么馅儿的,知道吗?”

西王摇着头说:“不知道啊,没有吃出来。”

驿丞说:“这是豆沙馅儿的,是用红豆沙馅儿,加上鸡蛋和在一起,外面包上一层面,放在模子里压制成型,然后在炉子里烤出来的!”

西王说:“啊,这么好的东西,第一个竟然没有吃出来,再给我一个,我要好好尝一尝!”

说得大家都笑了。

此时,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一轮庞大无比的黄色圆月从东方的天际渐渐升了上来,白天的喧嚣也沉寂下来,一位驿夫来禀告,说驿站伙房里的饭菜已经做好了,请大家去餐厅用餐。

知州抬头看看天,说:“今天是一年当中最圆的月亮,月光这么好,大家就不要在餐厅里点着灯吃饭了吧,把桌椅搬到院子里来,怎么样?”

大家纷纷响应,都说这样最好。

驿夫们忙着向院子里搬桌椅,东王让苏禄来的人一起干活,很快,座椅摆好,饭菜上来,何知州让驿夫们给每一桌都搬上来一坛子陈年桂花酒,打开酒坛子,真是酒香合着桂花的香味,满院飘香。驿夫们给每位客人都斟满了酒。

何知州端起酒碗,朗声说道:“今晚,是中国人的中秋佳节,是一个团圆的日子,各位王爷、王妃和客人,你们从遥远的南洋苏禄而来,而我的家在苏州,也是运河边上的一座古镇,我也是独自一人在这里做官,今天,能够和你们在这里一起过中秋节,相逢就是缘分,相守就是亲人,大家喝了这杯酒,都不要想家,把德州当做故乡吧!”说罢,一饮而尽。

东王、张谦、西王等都端起酒碗,也跟着一下子喝干了。

西王大叫到:“好酒啊,这么香,这么甜,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峒王妃轻轻抿了一口桂花酒,带有一种淡淡的桂花的香味儿,真好!她看着这么热闹的场面,突然又想起死去的丈夫峒王和儿子小山坡,泪水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滴在了酒碗里。

细心的葛木宁看出了端倪,她走到峒王妃身边,贴着峒王妃的耳边,轻轻说:“这是多好的时候,人家知州专门安排了这场宴会,陪着大家一起过节,你应该高兴才对!”

峒王妃点点头,说:“是的,可是,如果峒王和小山坡也在这里,和大家在一起,那该多好啊!”

她的话虽然轻,可是这一桌上的人们都听到了,知州想问什么,终于不忍开口。

东王也不免黯然神伤,他喃喃自语:“要是我的母后拉西辣也跟着一起来大明,那该有多好啊,现在,不知道母后一个人在干什么,月亮啊,你能把我母后那里的场景反照给我吗?”

何知州看到大家伤感的样子,又一次端起酒杯,说:“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对着这轮明月,不光是大家在座的各位,古人也曾经感叹不已,我来敬第二杯酒,请大家把酒干掉,我给诸位吟诵一首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丙辰中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的吟诵,抑扬顿挫,时而激越高昂,时而低回徘徊,让人感慨万千。

苏禄二王子温哈刺心有所动,站起来问东王:“父王,我能背诵一首关于月亮的唐诗吗?”

东王点点头,微笑着说:“好啊,你大胆地背吧。”

温哈刺学着知州的样子,端起酒碗,说:“我敬一碗酒,背诵一首月亮的唐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邀明月,低头思故乡!’”然后,他也豪爽地一扬脖子,喝下了那碗酒,却不料酒劲儿太冲,他大口大口地咳嗽起来,看得大家都笑了。

峒王妃也主动站了起来,她说:“这样的月光,有中国的诗歌,怎么能没有我苏禄的歌声呢?我已经憋得受不了了,我要唱歌啦!”

大家报以热烈地掌声。峒王妃款款唱道:

“海上一轮明月升,

我在异乡望天空。

天涯隔着你和我,

相爱相思难相逢。

我愿意追随长风千万里,

把你深深揽在我的怀中!”

她唱完歌,也捧起酒碗,想把酒喝下去,却不料呛得咳嗽不止。最后竟然又嘤嘤地哭了起来。葛木宁和哈拉一林过来给她捶背。

葛木宁问:“峒王妃,你不要紧吧?”

峒王妃满眼含泪,大声说:“我没事儿,我高兴啊!”

大家越喝越高兴,西王大声说:“只是唱歌也有遗憾啊,我不会唱,难道干坐着不成?大家一起跳舞吧!”

苏禄来的的客人都大声叫好,是啊,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西王拉着大家离开餐桌,来到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围成一圈,跳起舞来。歌声和节拍声响成一片。

东王次妃毕碧卜的父亲穆哈伊端着酒杯来到东王身边,他小声说:“东王啊,离开这座德州城,很快就要到北京见到大明的皇帝了,你能不能在见到皇帝以后,先容毕碧卜的时候,说她就是你的王后啊?”

东王还在酒酣之中,他随口答应道,却又感到有些不对劲儿:“好,好啊!哎,什么,你说什么?”

穆哈伊接着又说了一遍,东王酒突然醒了,问道:“为什么?”

穆哈伊说:“不是葛木宁还没有被封为王后,还只是一个王妃吗?也就是说,大家毕碧卜还有机会成为王后的。大家毕碧卜这一段时间不是都在陪着你生活吗?如果你向大明的君臣先容大家毕碧卜是你的王后,那多好啊,毕碧卜年轻、漂亮、气质好,显得你多么有面子啊!”

东王摆着手说:“不可能的事情!葛木宁嫁给我在先,而且有了三个王子,我不能做那样的事情!”

穆哈伊坚持说:“大家毕碧卜也能为你生下小王子啊,原来是你做得不对啊,怠慢了大家毕碧卜,这是你应该补偿她的啊!”

东王摇着头,一边转身离开穆哈伊,一边说:“不行,就是不行!”

穆哈伊追着过去,咬咬牙,说道:“不知道你想过没有,这大明是个礼仪之邦,你原来带来的那一只大珍珠好是好,就是有些单薄,我那里还有一些珍珠、玛瑙、玳瑁等好东西,如果你想敬献给皇帝,尽管拿!这下行了吧!这可是我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带来的呀!”

东王坚定地说道:“你说一千遍,用珍珠堆成山,也不行,懂了吧?”

穆哈伊说:“好,好,好,你行!我佩服你好了吧!”说完,穆哈伊又去找毕碧卜了,他把毕碧卜拉到一边,小声说:“你今晚不是和东王睡在一起吗?你怀上孩子了吗?快啊!”

毕碧卜捂着脸,娇嗔地说:“干什么,爸爸,你看你,像一个爸爸的样子吗?”

穆哈伊说:“你就是傻!这些年,你就没有跟东王睡在一起,最近很好,这可是个机会啊!还有,你在他高兴地时候,一定要缠着他,要让他把你封为王后,拉西辣不喜欢葛木宁,不让她当王后,这王后就是给你准备的,别再傻了!”

毕碧卜一把推开他,说:“你走吧,别在这里烦我了!”

穆哈伊说:“这真么是烦你呢?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一点儿也马虎不得啊!”

毕碧卜说:“哎呀,我知道了,你就别管了,好不好啊!”

穆哈伊的这一切,葛木宁都蒙在鼓里。但是,作为葛木宁女仆和侄女的哈拉一林十分机灵,她从看到穆哈伊靠近东王说话开始,就感觉到会是和葛木宁、毕碧卜有关系,就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将穆哈伊和东王的谈话、穆哈伊和毕碧卜的谈话全都看在眼里。

之后,哈拉一林悄悄地来到葛木宁身边,把葛木宁拉到一边,小声说:“不得了了,穆哈伊想让毕碧卜当王后,在找东王呢!”

葛木宁笑着说:“不可能,他乱想的,东王不会答应他的。”

哈拉一林着急地说:“你一定要小心,他许给东王很多的珠宝,还让毕碧卜找东王说呢!”

葛木宁说:“我相信东王,他不会的,谁说也没有用!”

哈拉一林说:“从今晚开始,不允许东王再和毕碧卜睡在一起,毕碧卜要对你使坏,一定要小心啊!”

葛木宁茫然地说:“怎么能阻止他们?毕碧卜还没有孩子呢!”

哈拉一林跺着脚,说道:“你管她有没有孩子,她马上要当王后了!东王带着她见大明皇帝,说她是王后,皇帝一封赏,到时候,你可就完了啊!”

葛木宁低下了头,有些伤心,过了一会儿,她又抬起头来,慢慢地说:“我不能阻止王爷,他愿意怎么干,我都听他的!”

哈拉一林一把推开葛木宁,生气地说:“哼,就你最笨!我不管你的事儿了!”

中秋宴会直到夜阑时分,才在歌舞声中结束。

毕碧卜抢先拉住东王,架着他去自己的房间。哈拉一林让葛木宁也去拉东王,葛木宁摇摇头说:“我怎么好意思和毕碧卜争呢,你也别管了,这也不是你能管的事儿,他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杯盘狼藉的安陵水驿渐渐安静下来了,无声的月光普照大地,把人世间的这些恩恩怨怨看得清清楚楚。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相关阅读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九章 遭遇白大王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八章 东大寺里的厮杀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七章 王妃们的病情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六章 扬州城的生死对话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五章 穿越长江天险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四章 姑苏城的灯影与寒山寺的刀光
  • “云剑”出鞘!山东公安连续抓获多名公安部部督逃犯
  •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三章 西湖惹的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