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三章 西湖惹的祸

2019年09月05日09:25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东王吧都葛巴哈剌带着苏禄国的大型使团挤在一条条狭小的乌篷船里,晃晃悠悠,经过一天两夜的飞行,终于在黎明前的夜色中来到了素有“人间天堂”美誉的杭州城。

乌篷船在杭州城南西兴过塘行码头靠岸,这里是浙东运河的终点,从杭州经浙东运河到大海的货物都由这里始发或者到岸,沿岸店铺林立,挂满了红灯笼,舟楫日夜络绎不绝,人声此起彼伏,真是一个繁忙的码头!

他们下了船,在凉爽的晨风中,向杭州城里的市舶府走去,天色也越走越亮,等到了钱塘门外,已经日上三竿。

杭州市舶府和浙江省承宣布政司、杭州府等官署衙门都在钱塘门外、西湖边上,这里茶楼酒肆鳞次栉比,东王一行在一间大茶楼吃过早茶,东王吩咐大家在附近游玩,然后就和西王、峒王妃跟随张谦一起到市舶府见官。

他们走进市舶府,见过太监李东安,报上名讳,递上当年郑和留下的印信,李公公是一位精明老成的中年宦官,看过印信之后,急忙站起来,向张谦和三位王爷、王妃一一作揖,高兴地说:“下官在钱塘已经恭候多时了,你们刚从泉州上岸,那里的市舶府就已经用快马上奏朝廷,圣上闻报,十分高兴,专门颁下圣旨,让我等沿线官府驿站做好迎接!”

东王一听皇帝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消息,还安排了接待,心里十分高兴。刚要说话,李公公突然大声喊道:“苏禄国东王一行接旨——”

东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张谦说:“李公公要宣布皇上的圣旨,大家都跪下听令吧。”说着,就带头跪了下来。

东王、西王和峒王妃也跟着跪在地上,李公公展开圣旨,拖着长音读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苏禄国东王吧都葛巴哈剌一行三百四十余人梯山航海、远涉鲸波而来我大明代,实诚可贵,沿途所过州县,均要盛情迎送、款待。沿途往返的车、船、食宿均由官府供给,五日一送,每十人羊、鹅、鸡各一只,酒二十六瓶、米五斗、面十二斤八两,果子一斗,烧饼二十个、糖饼二十个,蔬菜厨料不拘。每人三千贯宝钞,作为日常零用。东王吧都葛巴哈剌一行见旨速来京城,以慰朕之思念之情。钦此!”

张谦带着他们说:“臣等领旨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了圣旨,东王高兴地说:“没想到大明皇帝对大家这么重视啊,连沿途的接待都给安排好了!”

峒王妃高兴地拍着手,连连说:“太好了,太好了!皇上还给大家零花钱,真是太体贴了!”

西王沉默了半天,才说道:“好是好,可是怎么只写了东王的名字,没有写上我西王的名字呢!”

张谦说明说:“这肯定是泉州市舶府上报的时候,马虎了,没事,到时候见了皇上,给他说明就是了。”

李公公说:“知道你们来,大家钱物都安排好了,你们的人呢,现在就给你们发钱。”

东王说:“他们在钱塘门附近等着呢,如果知道发给他们吃的,还给大明宝钞,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李公公问道:“你们这一路辛苦吧?大家这杭州可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好地方,你们呆的钱塘门附近,就是西子湖,那可是人间少有的美景,应该好好看一下!”

东王说:“西子湖大家就不看了,我想赶快去北京,见到皇帝,表达我的仰慕之情!”

李公公说:“那可不行,你们不远万里而来,我也十分仰慕,不让我表达心情,你就走不了!”

张谦也笑着说:“大家就看看吧,这钱塘美景、西湖风光可不是谁都能有机会看到的,你也要给李公公一点时间,让他给大家备船,准备吃的、用的吧?”

东王说:“那好吧,大家领了宝钞,就在附近看一看。”

张谦把在钱塘门外溜达的客人一起带到市舶府,逐个登记领钱。

排队领完钱,已经是中午了,李公公早就在西湖边的一家酒楼设宴,和浙江驿的驿丞一起为他们接风洗尘。

杭州的天气说变就变,等他们吃完午饭,就开始下起雨来。看到许多当地女人打着特别漂亮的油纸伞,毕碧卜、峒王妃等都非常羡慕,想要去买,驿丞说:“这个好办啊,附近伞店里有的是,稍等片刻,我让他们给送来!”

不一会儿,附近伞店里的伙计就用小车推来了几大筐油纸伞,来自苏禄岛的客人们每人挑选了一把,举在头顶,在驿丞的带领下,高高兴兴地去游西湖。

这西湖的风光,和苏禄岛海滨相比,自然是另一种风景:湖并不算大,湖面上风平浪静,四周环绕着长长枝条的垂柳,像女人的长发,拂过湖面,显得特别轻柔。四周山峰的倒影印在湖水中间,不停地荡漾,几条长堤和长桥穿过湖面,似乎走不到头。身穿艳丽服装的人们,或者三五成群,或者两两结对,撑着伞在湖边来回地穿行着。

也有人坐着小船在湖上游玩,还有船娘在唱曲儿,这边是唐代韦庄的《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此曲未完,那边又飘来一曲北宋柳永的《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峒王妃听着,情不自禁地也想和唱一曲,但是人太多了,前后都有人催着向前走,竟然一时间想不起歌词来。

驿丞领着他们来到一座长长的石板桥上,驿丞说:“这座断桥,是西湖最有名的景点,有一个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的故事,传说宋代时,有一条修炼千年的白蛇,为了报答书生许仙前世的救命之恩,化为人形,名叫白素贞,后遇到青蛇精小青,两人结伴游西湖,那天也和今天一样,下起了倾盆大雨,白素贞和小青被淋得无处藏身,突然头顶多了一把油纸伞,转身一看,只见一位温文尔雅的年轻书生撑着伞在为她们遮雨。白素贞和这书生四目相对,都不约而同地红了脸,相互产生了爱慕之情。过了不久,他们就结为夫妻,并开了一间药店,日子过得可美了!”

大家听了,连连说:“好故事!”

驿丞却继续讲道:“可是,金山寺的老和尚法海不高兴了,他告诉许仙说,白素贞是一个蛇妖,许仙将信将疑。后来,许仙按法海的办法,在端午节让白素贞喝下雄黄酒,白素贞显出原形,将许仙吓死。”

毕碧卜吓得叫起来:“啊,怎么会这样?后来呢?”

驿丞说:“白素贞上天庭盗取仙草灵芝,将许仙救活。法海又将许仙骗至金山寺软禁,白素贞同小青一起与法海斗法,海水漫过镇江城最高的金山寺,却因此伤害了百姓和其他生灵。白素贞因此触犯天条,生下孩子后被法海和尚收入金钵内,镇压在西湖边上的雷峰塔下。”

毕碧卜叹息道:“真可怜啊!”

小王子安都鲁听得入了迷,问道:“后来呢?”

驿丞说:“后来,白素贞的儿子长大了,得中状元,到塔前祭母,将母亲救出来,全家团聚。还有可爱的小青也找到了相公。”

安都鲁又问:“后来呢?”

驿丞用手刮刮安都鲁的鼻子,说:“哪有那么多的后来啊?故事结束了!”

大家都沉浸在这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大王子都马含浮想联翩,说:“大家苏禄岛上也有大蟒蛇,我见过很大很大的蟒蛇,它们会不会变成女人啊?我要是遇见那样的蟒蛇,该有多好啊!”

温哈剌说:“嗨,那么好的故事,谁不愿意遇见啊?”

峒王妃叹了一口气,无限幽怨地说:“当时我家峒王被人砍死,如果有一种草,也能让他起死回生,那该多好啊!”

西王一听,要扯到自己砍死峒王的陈年旧事,着急地说:“嗨,别信这一套,这样的故事都是假的,谁见过大蟒蛇会变女人啊?你们这些女人谁是大蛇变的?”

毕碧卜一把推开西王,说:“我就信,我愿意信,就连白蛇也愿意变成女人,和男人结婚,过上幸福的生活,为了男人,它可以到天上去偷仙草,可以和那个坏和尚水漫金山斗争,就是被扣押在塔下面,为了自己爱的人,也是值得的!”

葛木宁不理解毕碧卜的愤怒,她奇怪地问道:“毕碧卜,听了一个故事,你怎么想那么多啊?”

毕碧卜不屑地说:“哼,我说话,你少插嘴,你天天独享大王的恩宠,怎么能理解一颗渴望爱的心呢?”

东王一听毕碧卜和葛木宁吵起来了,急忙劝说:“吵什么啊,不就是一个虚假的故事嘛!”

毕碧卜说:“故事是假的,但是感情是真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一个人和蛇的故事,为什么能感动那么多的人呢?”

东王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

毕碧卜不走了,她扔掉雨伞,蹲在路边,嘤嘤地哭了起来,泪水一滴一滴,流进了西湖里。

东王看着毕碧卜,一下子理解了她的委屈,这是一个得不到自己爱情的女人的总爆发!

西湖,这个人人向往的湖,这个断桥上的传说故事,竟然也让南洋苏禄国的男人和女人感同身受,联想到自己的爱情和命运!

东王走过去,轻轻拍拍毕碧卜的肩膀,说:“毕碧卜,我知道了,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我真该死,不该让你承受这么多年的孤单!”

毕碧卜听了,转过身来,看着东王,那是一双真诚的眼睛,没有了冷漠与嘲讽,却是充满了内疚与爱恋,她一下子伏在东王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似乎要把十几年的委屈,借着这西湖的水都清洗干净似的!

东王抱着毕碧卜,说:“亲爱的毕碧卜,我理解你了,我也爱你!让你受委屈了!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离开我,重新找到你的真爱,二是继续留在我身边,我将会好好爱你,和葛木宁一样多!”

毕碧卜说:“我心里一直没有别人,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希翼有一天,你能回心转意,接纳我,把我当成你的女人,今天,你终于明白了我的心,知道了我对你的爱,我怎么能离开呢?”

西湖边上突然发生的这一幕,让葛木宁措手不及,他也理解东王,觉得东王做的是对的,为了不至于太尴尬,她拉着三个王子,走到前面去了。

苏禄岛来的人,看着东王和次妃发生的这一幕,都感到十分突然,纷纷打听东王和次妃过去的事情,当知道毕碧卜的遭遇后,都对毕碧卜报以深深的理解和同情。

最感到欣慰的,当然是大珍珠商穆哈伊,他时刻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并一直在为此努力着,没有想到,这异国他乡的一池碧波,竟然圆了他们父女的梦!

张谦看着这一幕,他最熟悉西湖美丽的传说,也最了解东王和毕碧卜的恩怨纠葛,他想:美丽的西湖断桥上,从此又多了一个新的爱情故事,西湖能够记住这个故事吗?也许,这样的故事在西湖边上每天都在发生,太多了,记不住。也许,西湖已经记住了,西湖就是一面镜子,早已把这个故事照了下来,记录在这一行行的波纹里。

晚上,东王和毕碧卜第一次住到了一个房间里,这一次的朝圣之旅,因为有了神奇的西湖,让他们摈弃前嫌,找到了真爱,真正走到了一起。

住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的葛木宁,深深地理解丈夫,在她眼里,她的丈夫就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而和毕碧卜这样的事情,她也能够理解和支撑。

第二天,李公公和驿丞带着他们来到米市巷的里万物桥畔,这里是京杭大运河南端的首个漕运集散地,码头林立、货仓繁多,号称“江南运河第一市”,在挤挤挨挨的运粮船边,有几十条敞篷官船,每一条船上都披着红丝绸,系着大团花,见到他们来了,站在第一条船上的鼓乐班子赶紧行动起来,一时间鼓乐齐鸣,唢呐声声,简直就像结婚办喜事儿一样,他们来到船边,三位船夫拿着三条红绶带,给东王、西王和峒王妃一一戴在身上。

运粮船上的船夫们、两岸的百姓纷纷驻足观看,外面的人不停地往里面挤,里面的人又怕掉到河里,嘻嘻哈哈,乱成一团。

东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公公说:“皇上有圣旨,欢迎你们到来,下官比照状元夸官礼仪,为你们举行北上送行仪式!”

张谦小声地对东王说:“你快向李公公和两岸来观礼的百姓表示感谢吧。”

东王、西王和峒王妃一起向李公公抹抹额头,又向两岸的百姓抹抹额头,大声说:“谢谢了!”

张谦大声说:“苏禄国三位王爷、王妃向李公公,向杭州城的百姓们表示感谢了!”

运河两岸、桥上桥下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东王一行分别上了船,鼓乐手在船头上吹吹打打,船夫用长篙撑开官船,渐渐地离开了里万物桥,出了杭州城,沿着运河向北方驶去。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