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二十二章 勇斗倭鬼

2019年09月04日15:31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第二天,大家都早早地起来,收拾好东西,准备继续北上。

小王子安都鲁着急地问:“父王,大家坐什么船走啊?”

东王说:“别急,等张公公来,看他怎么说,如果他不安排,大家还是坐大家的大船帮。”

快到中午的时候,张干和王喜急匆匆地赶来了,他们依然满身酒气,不知道昨晚又上哪里喝去了。

看到大家已经收拾好,在院子里等着他们,张干沙哑着嗓子说:“诸位,你们这就要走啊,真想让你们在泉州多住几天啊!”

东王坚定地说:“大家必须走,希翼早一天去朝拜皇上,大家还是坐大家来的山马舟去吧?”

张干看看他,生气地说:“你说的什么话啊?到了咱家的地盘,还能让你们坐那破木头摇摇晃晃地北上?我市舶府有的是大楼船,就在刺桐港,你们来的时候没有看见?”

安都鲁欢呼起来:“啊,太好了,我要坐大楼船了!”

大家也都非常兴奋,这个太监说话沙哑,爱喝酒,办事情还真是慷慨!

大家跟着张干来到刺桐港渡口才发现,原来停靠在最里面的那艏楼船已经开到了最外面。只见这条大船底尖上阔,首尾两端高高翘起,船头插满了黄旗,猎猎作响。船夫们正上上下下地往船上搬运着东西。

张干请东王一行上船。他得意地对东王说:“你们看,这种尖底大船,是大家福州自己造的大福船,它有上下四层,最下面是增重的土石,第二层是寝息所,就是睡觉的地方,第三层是淡水柜,厨房和餐厅也在这一层,最上层是露台。船上带有火炮及各种兵器,可以作战,那些倭寇最怕大家的这种大福船了,上面还有桅杆和风帆,可以通过调整风帆,扬帆远航!”

东王带着大家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

张干说:“米、面、牛羊肉,都给你们准备好了,还有上好的绍酒,你们该吃吃,该喝喝,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醒来就到宁波港了!”

东王、西王、峒王妃等都很感动,大家站在船头上,向张干、王喜千恩万谢。

巨大的风帆缓缓升起,大福船调转船头,告别了刺桐港,昂首翘尾,犁开海面,向北方驶去。

这条大船可真平稳啊,任凭海面上波涛滚滚,人们站在露台上如履平地,一点也感觉不到起伏和震荡,唯有船舷两侧的浪花鼓起经久不息的掌声,为披荆斩棘的大航船加油!

所有的客人都在露台上站着,享受着骀荡的海风,欣赏着两岸的风景。

张谦看着岸上连绵起伏的群山,突然叹息不已。东王问:“张谦老弟,你怎么啦?自从我见到你,从来没有过这样?”

张谦对东王说:“过了福建,就是大家浙江了,我的家乡就在浙江南边的温州苍南金乡卫,古称瀛州,山海相连,那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东王奇怪地问道:“你不是从小就进宫,在皇帝身边长大吗?怎么,你的家乡会在这里?你也经常会想家,想自己的亲人吗?”

张谦苦笑了一下:“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谁能不想家呢,尤其是常年漂泊在外的人,看似没有故乡的人,犹是逢人说故乡!在泉州妈祖庙,你向阿婆说你想母后的时候,我特别感动,一下子就想起了我的家乡,我虽然对父母没有印象,可是我对我的爷爷印象特别深!”

东王问:“你是怎么进宫到皇帝身边的?”

张谦说:“由于连年战火,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从小跟着爷爷生活,后来爷爷也去世了,那时候大家都很穷,我的生活更是没有着落,乡民就把我送进宫当了太监,从那时起我就离开了家乡,再也没有回去过,这么多年很想回家一趟,给爷爷和父母上坟烧纸。”

东王说:“我现在越来越理解想家、想亲人的滋味了,这样吧,大家尽快靠岸,我陪着你回家,到你的父母和爷爷墓前去祭拜吧。”

张谦摇摇头,说:“不行,我重任在身,还没有陪着你去拜见皇帝呢,反倒先去祭拜我的父母和爷爷,那怎么行啊?再说了,少小离家,我只是依稀记得我村庄的模样,至于怎么走,能不能找到,都很难说,我怎么能让这么多的人陪着我去到处找我父母的坟墓呢?”

东王迟疑地说:“可是,找不到你的家乡,找不到你父母和爷爷的坟墓,总是一种很大的遗憾啊!”

张谦说:“不遗憾,我能陪着你们苏禄三王来大明代拜,能去见皇帝,如果我的父母和爷爷地下有知,也应该为我感到骄傲啊!等把你们送走了,我会自己回到我的家乡,仔细地寻找,找到我爷爷和父母的坟墓,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和他们说说知心的话儿,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东王说:“你这样一说,我倒是很理解你了,虽然大家不是在一个国家,不是在一种环境下长大,大家的心怎么这么一样啊?”

张谦笑了:“大家古人有句话,叫做‘人心都是肉长的’,也许就是说的这种感情吧!”

东王点点头:“是的,是的,你们的古人,话说得真好!”

大福船行驶得真快,穿过舟山群岛,转眼就来到了浙江宁波城。宁波,古称庆元府,洪武年间,为避“庆贺元代”之意改称明州,后又为避大明国讳改称宁波,因宁波城外有一个定海镇,取“海定则波宁”之意。城外是一座深水良港,尖底的大福船吃水很深,也能在宁波城外的三江口码头靠岸。三江口是甬江、姚江、奉化江三条江水汇聚之处,江面开阔,直通大海,唐宋时期这里曾经“海外杂国、贾船交至”。进入大明以来,洪武皇帝下令“片板不许入海”,取消商船贸易,永乐皇帝登基以后,又派郑和下西洋,招徕海外诸国来朝进贡,各国使节的船只又开始络绎不绝。

等靠了岸,东王和张谦就让泉州来的大福船回去复命。然后,这支三百多人的庞大队伍就在宁波老街上穿行,引来不少人好奇的目光。

他们一行来到安远驿,见到了市舶司提举官,这里的提举官名叫高岩,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带着老花镜的老学究,看到衙门外面来了这么多使者,当场几乎吓成半瘫。他为难地说:“你们来我大明代贡,本司十分欢迎,可是这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可叫本司如何是好?”

张谦问道:“人家泉州市舶司怎么能够安排,到了宁波就不能安排了呢?”

高岩推推老花镜,连连叹息:“大家和泉州情况不一样啊,泉州是市舶府和市舶司都在一起,往来使团的花销,都有市舶府太监承担。而大家浙江,市舶府太监在杭州待着呢,只有我市舶司在宁波,没有商船,也收不上税,朝廷拨付的银两,我宁波是一个铜板也得不到,叫我如何是好?再说了,大家宁波的安远驿地方狭小,也住不开这么多人啊!”

东王说:“大家来大明代拜,一路艰辛,多次面临生死的考验,什么苦都受过,给大家随便找个地方住下,也比在大雨中的荒岛上待一夜要强得多啊!”

高岩推辞不掉,就领着他们进了安远驿,这里只有二十间房子,好在院子里绿树成荫,地上非常干净,张谦给驿卒要来一些席子,铺在院子的地上,东王安排女人们住在房间里,男人们就坐在院子里的地上休息。

到了开饭的时间,驿站做了大米饭加咸菜,喝的汤里,也只有零星几片菜叶,汤稀得都能够照出人影来。

“咯嘣”一声,西王吃米饭咯到了牙,吐出来一看,竟然是砂砾,就把碗扣在地上,不高兴地大声嚷嚷:“东王大哥,你说,为什么带大家到这里来,大家在苏禄岛,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东王盛了一碗饭,带头吃起来,说:“很好吃啊,大家能来大明,看看各处的风光,吃各地的饭菜,有什么不好呢?”

西王委屈地说:“嗨,这样的饭菜,怎么能吃得下去?”

东王走过来拍拍西王胖胖的肚皮,说:“如果你这一顿饭不吃,瘦了下来,你说不定还要感谢这里的驿站呢!”

葛木宁也盛了饭,不声不响地吃了起来。三位王子看到西王因为饭菜不好找父王的麻烦,就主动去盛饭,虽然饭菜确实难以下咽,但也是强忍着,故意装成吃的很香的样子。

安都鲁说:“父王,你看,我能吃,我一定要吃个肚子圆!”

毕碧卜舀了一碗菜汤,开始喝起来,说:“这菜汤好啊,能让人瘦下来!”

看到东王一家这样,峒王妃和大家都不好再说什么,也跟着盛饭,慢慢地吃起来。

吃过饭,东王拉着张谦和西王一起去市舶司找提举官高岩,请他安排去杭州的大船。

高岩一听他们要船,脸儿拉得老长,说:“你们知道啊,市舶府太监不在这宁波府,他在杭州呢,我这里很为难啊!”

东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张谦已经忍无可忍,他指着高岩的鼻子说:“你总是说市舶府太监不在宁波,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大家刚从泉州来,不错,他们那里市舶府太监和市舶司提举官是在一起,可是你知道吗?那太监根本不把提举官当人,逼着提举官喝酒,就是喝死也要喝!到那时,你还会埋怨太监不和你在一起吗?!”

高岩一听,眼镜差点儿掉下来,他惊奇地问道:“是这样吗?怎么会是这样?如果遇到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太监,我这样的提举官,还真没办法!说不定,我早就进棺材了!”

张谦说:“到了杭州,我一定给市舶府太监说,让他帮助你,你这里接待任务重,应该多分给点儿钱!”

高岩高兴了,捋着那撮山羊胡子,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想开了,你们想要什么船去杭州呢?”

东王说:“大家要大船,用一两条船就能送大家这么多人走。”

高岩又垂下头,说:“你这次说的还真不行,从宁波西面的望京门到杭州有一条水路,叫浙东运河,是一条古代留下来的人工河,河水浅,大船过不去,必须坐一种大家这里独有的平底乌篷船才行。”

东王一听,非常高兴,说:“无论什么船,能送大家去杭州就行!”

高岩说:“可是,船钱我办不了啊!”

东王说:“我没有你们大明的钱,只有带来的珍珠,我回去给你两颗,能否换成船钱?”

高岩高兴地说:“珍珠不就是钱吗?那还有什么困难呢?早说,我还作这么多的难?我马上去办!”

东王抹抹额头,向高岩施礼,说:“谢谢,谢谢你了!”

说完,高岩就各处号船,只要看到哪里有船,就抓过来登记。

等张谦他们回到安远驿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一群人,东王高兴地说:“这些船夫这么快就来了,真是太好了!”

张谦惊讶地说:“这哪里是船夫啊?看穿戴,明显是一群倭国人啊!”

其中两个身穿细布长衫、腰间佩着日本太刀的人已经迎了上来,看了看他们,说:“谁是苏禄国东王啊,我找你有事。”

张谦警惕地问:“你有什么事啊,请直说?”

一个人说:“大家是日本足利国王派来的大使团,想以你们苏禄国使者的名义到北京朝贡,行吗?”

东王不解地问:“为什么以大家的名义,你们自己不能去朝贡吗?”

日本使者说:“是这样,大家日本来大明代贡的太多了,不仅国王派来使节团,各个大名、寺院也派出使节团,每个使节团上千人,大明皇帝赏赐的钱财是大家日本国主要的收入来源,现在整个国家都在用大明赐给的铜钱,根本就不用铸钱了!可是从今年起,大明皇帝颁发圣旨,让大家日本国十年一贡,太抠门了,这不是断了大家的财路吗?因此,特来投靠贵国名下,继续向大明代贡。”

东王惊讶地说:“那怎么能行啊?大家不做这样的事情!”

日本使节笑着说:“大家有100人跟着你们去朝贡,皇帝能赏赐好多衣服和钱财,进贡一把刀就能从皇帝那里得到五十倍的钱,只需要你点一下头,到时候也有你们的好处,多好的事儿啊!”

东王坚定地说:“不行,你们走吧,大家不能做骗人的事情!”

日本使者急了,从袖子里掏出一沓大明宝钞,塞给东王,说:“这是定金,等大明赏赐了钱,大家再付给你一部分。”说完,诡秘地一笑,匆匆跑了。

东王拿着这一沓子大明宝钞,不知道如何是好:“哎呀,怎么会有这事啊?”

西王走过来,把钱拿在手里,哈哈大笑:“真是上天恩典,这是好事儿啊,又不需要大家破费什么,还能得到钱,现在,大家正好需要用这些大明国的钱买吃的,这是多好的事儿啊!”

独眼龙帮着西王说话:“就是,有了这些大明宝钞,大家就不用挨饿了,也不用再吃带沙子的糙米饭了!”

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到东王身上,东王咬着牙,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声说:“大家现在是遇到了困难,可是再难,大家也不能收日本人的昧心钱啊!大家这几年一直想着来大明代贡,可是来了,却帮着日本人骗大明的皇帝,大家说,大家能这样做吗?!”

峒王妃走了过来,把手搭在东王的手上,说:“东王大哥,我支撑你,就是一路吃着带沙子的大米去见皇帝,大家也不能要他们日本人的钱!”

东王走到那些坐在地上的日本人面前,把钱交给他们,说:“你们都走吧,不要和大家苏禄人在一起,这些钱,给你们的头儿带回去!”

那些日本人却呜呜泱泱地乱成一片:“大家的使者让跟着你们,如果大家回去,就会杀了大家的,别赶大家走!”

安都鲁气得用脚踢那个日本人,说:“你们这不是一群赖皮刺猬吗?”

那个日本人说:“大家使者说了,就是死,也要和你们死在一起!”

东王气得头都要爆炸了,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啊,怎么去把钱还给日本使者!”

张谦去找驿卒。驿卒说:“经常有日本人来闹事,他们的使者就在前面街上的院子里常年住着,你们可以去那里找他。”

张谦说:“你能带着大家去吗?”

驿卒连连摆手,后退着说:“大家可不敢,那帮倭人太坏,知道是我说的,一定会来找我的麻烦!”

东王拉着张谦,直接去找日本使者,三个王子为了保护他们的父王,也要求一块儿跟着去。

他们一路打听,来到日本人住的街上,走进院子,就看到一群日本人正在树下摆着宴席,大吃大喝,地上一片杯盘狼藉。

东王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可恶的使者,大喝一声:“那个使者,你过来!”

日本使者看到是苏禄国东王找来了,拔腿就要向房间跑去,张谦尖叫一声:“快抓住他!”

都马含、温哈剌和安都鲁三位王子十分机灵,立即冲上去,把使者围在中间。

喝酒的日本人一看围住了他们的使者,也大叫着冲上来,一个个抽出太刀,把他们围在中间。

日本刀寒光闪闪,只等使者一声令下!

东王面对屠刀,却不为所动,他不慌不忙地掏出那沓宝钞,对日本使者说:“把你的钱还给你,让大家苏禄国为你们行骗,做不到!”

拿刀的日本人围着他们,大喊大叫。

安都鲁吐出舌头,做鬼脸,表示蔑视。一个日本人举起太刀,就要朝安都鲁头上砍去!

张谦冲上去,飞起一脚,正好踢在那人的手腕上,张谦尖声怒吼:“小倭鬼,你们看清了,这是在大明的土地上,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敢行凶?而且还是对前来朝贡的外国国王,你们知道这有多严重吗?你们就不怕天子发怒吗?大明一定会发兵,不仅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你们的国家也会化成一片焦土!”

日本使者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蔫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让他们走——”

东王叫道:“快把你们的人叫回来,别在大家那里耍赖!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国家!”

日本使者一挥手,对着一名下属说:“去,把他们叫回来吧,大家再想别的办法。”

东王带着张谦和三位王子们,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了日本人住的院子。等他们回到驿站,那些耍赖的日本人已经走了。

东王心中一阵欣慰,可是,安都鲁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东王和葛木宁几乎同一时间扑向安都鲁,东王抱起安都鲁,焦急地问道:“三子,怎么啦?”

葛木宁失声痛哭:“儿子,别吓妈姆,你怎么啦?”

张谦蹲下来,看着安都鲁,心疼地说:“多么机灵勇敢的小王子,你怎么啦?”

哈拉一林端来一碗水,葛木宁接过来,慢慢地给安都鲁喂了进去。安都鲁这才缓缓地张开嘴,说:“我饿——”

东王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说:“三子是饿坏了,没事儿,找点儿米饭给他吃吧!”

葛木宁哭着说:“那种馊米饭,能吃吗?孩子有病,怎么能吃那种饭啊?”

峒王妃拿出在泉州互市时自己交换的一点钱来,让驿卒帮忙买点儿好吃的,不一会儿,驿卒买来了宁波特色小吃水晶油包。葛木宁把水晶油包放到安都鲁嘴边,一丝香味飘入安都鲁的肺腑,他醒了,张开大口,一口吃掉了整个面团,吃的满嘴流油,他看着大家,不解地问:“你们怎么啦,围着我看干嘛?”

葛木宁说:“好孩子,你刚才饿得晕过去了,多亏峒王妃给你买来了吃的,快谢谢她!”

安都鲁说:“谢谢峒王妃!”

东王找到穆哈伊,说:“这两天大家都没有吃好,大家要去杭州,这一路上可能都是水路,还需要准备一些吃的,你在泉州不是换了不少大明的钱吗?拿出一点来,给大家买吃的吧!”

穆哈伊不情愿地说:“这个,怎么又是找我出钱啊?”

东王说:“大家现在都没有吃饱,不能饿着肚子上路啊!还有毕碧卜,也会饿出毛病的!”

穆哈伊生气地说:“亏你说的出来,毕碧卜跟着你,得到了什么?”

东王说:“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待她好,你快拿点儿钱,救救大家吧!”

穆哈伊说:“那好吧,我请这里的驿卒根据大家的人数,买好接下来几天路上吃的东西吧,你就别管了。”

东王说:“谢谢你了,关键的时候,还是大家的穆哈伊慷慨,你是大家苏禄人共同的恩人!”

穆哈伊摆摆手,说:“我可不想当什么恩人,我只是希翼你能待我的女儿好一点儿,我就知足了!”

东王点点头,说:“你快去吧,毕碧卜的事儿,你就放心吧。”

穆哈伊请驿卒帮忙购买一些能带在路上吃的食物,驿卒说:“现在是热天,别的食物都不好带,只有大家宁波的宁式糕点,既好吃,又好带,花样多,人人喜欢,在全国都很有名气,不妨带一点儿。”

穆哈伊说:“什么叫带一点儿,您就按照三百四十多个人、三天的饭量去准备,否则,就不够吃的!”

他们在街上找了五家宁式糕点店铺,把当天制作的糕点全包了!

带好食物,东王带着他的使团离开安远驿,沿着宁波古城的大街一路向西,出了望京门,坐上市舶司提举官为他们准备的50只乌篷船,沿着浙东运河,一路桨声欸乃,向着杭州城方向飘荡而去。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