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十九章 食人鳄

2019年08月29日12:40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真腊白色沙滩的岸边,那些陪伴东王他们一路走来的大船帮依然静静地停靠在那里,等着主人启程。

离开真腊,东王一行沿着海岸继续飞行,风儿也仿佛知道他们的心情,鼓满了风帆,希翼以最快的速度将船队送往下一个港口。

经过了三天两夜,走过约两千里的航程,又是一个傍晚,他们又一次看见太阳的余晖洒满大海,像万头锦鳞在水面上跃动。

张谦对东王说:“东王大哥,你们看,前面就是占城国的归仁港了,大家过去下西洋,无论往返,都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如果不在这里停留,再下一站就要穿过中国南海了,那里风浪较大,夜里飞行很不安全,你看怎么办?”

东王看看天色已晚,点点头,说:“好啊,那大家就在占城国休整一下,以便更有精神闯荡南海。”

经过那么长时间的飞行,大家也确实都感到疲乏了,听到要靠岸休息,各条船上,都是一片欢腾。

东王的头船缓缓转向归仁湾,准备靠岸。

在一片延伸到海边的大树下,停泊着几只小木船,几间草房子从树丛中隐隐约约显露出来,这么一个安静迷人的港湾,对于一群海上漂泊的人来说,该是多么大的期盼和安慰啊!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头黑乎乎的庞然大物从水里窜出来,将东王的大船帮顶了起来,那家伙力气可真大,只一下,捆绑山马舟的巨藤就被撞断了,要不是后面的还栓在一起,肯定要被撞翻不可。大家紧紧地抓住船帮,惊叫不已!

“轰隆——”,“轰隆——”

水里的怪物接连向各条大船帮发动袭击,这些怪物高高跃起,带起高高的水花,把海滩搅得像一片沸腾的热水!

大船帮上的人们被这猛兽的突然袭击打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东王镇静下来,看到又一个跃起的怪物,那巨盆大口,长长的身体,背上的鳞角,分明就是鳄鱼,而且这么大、这么凶猛的鳄鱼,只会是一个品种——湾鳄!

想到这里,东王一下了又想到了它另一个可怕的名字——食人鳄!这种鳄鱼既能在淡水里生存,也能在浅海边觅食,岸边的动物,海里的大鱼,都是它的猎物!

东王大喊道:“鳄鱼,小心!”

大家都惊恐地挤在各条大船帮的中间,吓得瑟瑟发抖,尖叫不已!

葛木宁跪在船边,祈祷:“鳄鱼啊,求求你,别吃大家啊!”

都马含和她的兄弟拉起母亲说:“母后,快过来,鳄鱼怎么能听你的话呢!”

突然,一声长长的口哨声传来,从高高的大树上扔下一只只山羊、兔子,鳄鱼们这才纷纷离开大船帮,争先恐后地向大树下游去,它们张开大口,吞噬着在水里挣扎的山羊和兔子,鲜血染红了海滩。

几个士兵模样的人走过来朝他们挥手,好像示意让他们过去,这群在鳄鱼口中脱险的人拼命划着撸子,朝着士兵的方向驶去,惊慌失措地逃上岸。

士兵们带着这群吓破了胆的人们来到一个草房子里,那里有一位胖胖的军官,正在得意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样子,仿佛在欣赏自己导演的一场“欢乐秀”。

胖军官笑着说:“怎么样,好玩吗?”

东王牙齿咬得咯嘣响,握着拳头,咆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

胖军官没有听懂东王的话,但是看到东王发怒的表情,也明白了七八分,就说:“怎么,我救了你们,还不感谢我?”

张谦看到东王气得说不出话来,就问:“为什么先放鳄鱼咬大家,后来又救大家?”

胖军官说:“你看,这里是大家国王的鳄鱼部队,专门用来对付从海上来的安南或者真腊敌人的!一开始看到你们的船队,还认为是敌人的军队呢,后来看到船上有女人和孩子,才知道误会了,这才扔下山羊和兔子,救你们上岸。”

听完胖军官这一席话,大家才稍稍安定下来,有的干脆坐在地上,有的倚着大树喘息。

张谦说:“你们真是太损了!谁想的这么个招数?”

胖军官得意地说:“哪还有谁啊?大家最最聪明的国王呗!”

张谦想了想,问道:“好像你们的国王是阿塔阿者吧?我见过他,上次去渤泥国的时候路过贵国,他还宴请过我呢!”

胖军官一听这人说话口气不小,就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看他身穿已经褪了色的带补丁的红色长衫,一双旧的黑色步云靴,就和腰上缠着裙子的那伙男女明显不是一类人,他应该是个大明国的官员吧?但是听嗓音却又细又尖,不知道是男是女,不免疑惑道:“你是谁?怎么认识大家的老国王?”

张谦说:“我是大明中官张谦,陪着苏禄国的国王、家人一起去大明代贡,经过你们占城国,不想到遭遇这鳄鱼的惊扰!”

胖军官说:“原来如此!既然你是大明来的官员,不管是中官还是大官、小官,大家国王都会好好地接待你们的!”

张谦又问道:“阿塔阿者国王他还好吧?那可是个威猛勇敢的英雄人物,说话做事威风凛凛,你们占城虽小,和安南国打了几十年仗,硬是没有被安南灭掉!”

胖军官哈哈大笑:“你说的那是老历法啦!现在的国王占巴抵赖是阿塔阿者国王的儿子,他比他父亲可要聪明的多,他先是向大明告状,说安南出兵侵占大家占城,要大明主持公道,大明在北边出兵,大家在南边夹击,安南国很快就灭亡了!大家现在和大明的关系可好了!”

张谦想,这在苏禄国四年多,大明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真是桃花源中人,更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胖军官一边派人去王宫里报信,一边自告奋勇,热情地带着张谦和东王一行朝着王宫走去。

还没有走到王宫,天就已经黑了,好在国王已经带着官员,打着火把,出城来迎接他们了!

国王占巴抵赖身材修长,长着一张年轻、帅气的脸,他热情地迎上来,双手合十,嘘寒问暖。他说自己竟然不知道大明皇帝身边的中官来了,本应该到海边迎接,却由于耳朵失聪,眼睛瞎了,让大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和劳累,真是罪该万死!

张谦向国王一一先容了东王、西王、峒王妃、葛木宁、毕碧卜和王子们,国王也都热情地招呼。经他一番热情有加的寒暄,大家的惊恐和怨气也都消失到夜空里去了!

占巴抵赖国王为大明中官和苏禄客人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大家这才感觉到真的饿坏了,不由得放开肚子,吃喝起来。

占巴抵赖国王关切地询问着东王这一路上的经历,说到惊险处,表示出无限的担心,说到峒王妃失去孩子的那一节,也掬出一把泪水,叹息不已。他又问:“你们这一行去大明代拜,带着什么珍贵的礼物啊?”

东王说:“我带了大家苏禄岛最好的大珍珠,西王带的是红珊瑚,后来在渤泥国换成了沉香,峒王妃带的是一些玳瑁。”

占巴抵赖国王说:“不妨拿出来,让大家这些偏安一隅的人也开开眼界。”

东王让葛木宁从箱子里拿出那颗大珍珠,大珍珠在火光的照耀下,晶莹透亮,散发着十分柔和的光泽,并且不断地变换着颜色。

占巴抵赖国王接过来,爱不释手地把玩欣赏,啧啧称赞,似乎忘记了还要还回去。

葛木宁问道:“国王看好了吧?我要收起来了。”

占巴抵赖国王依依不舍地把大珍珠交还给葛木宁,赞叹道:“真是少有的宝贝啊,我敢说,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啦!”

他突然挥手道:“来人,上好酒,为这么好的大珍珠,大家都多喝点儿!占城的官员们,都来陪着大家尊贵的客人喝酒。”

酒上来了,他给每一个人都倒满酒,说着好听的辞令,一遍遍地敬酒,让人根本无法推辞!而占城的官员们更是走马灯一样,轮番敬酒,让人根本招架不住。

不多久,包括女人在内,大家都醉了。

安都鲁吃饱了饭,溜到院子里看月亮,今晚是满月,月亮又大又亮,看着那圆圆的月亮里面,仿佛还有人在跳舞。

宴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占城国王和官员们扶着这些东倒西歪的客人们去驿站休息,安都鲁跟在后面,他看到母后葛木宁紧紧抱着那个放着大珍珠的木箱子,占巴抵赖国王也喝得摇摇晃晃,他一路上都在找机会替葛木宁拿箱子,葛木宁则死死抱着不松手。

进了驿站,几乎是所有人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月光透过门和窗户照进驿站的房间,分外明亮。

一个矮矮的身影走到葛木宁身边,刚要弯腰拾起箱子。可巧的是,葛木宁翻了个身,一条胳膊搭在了箱子上,矮个子僵持在那里,不敢动了。这时,一个身材修长的身影又蹑手蹑脚地走到葛木宁身边,他弯下腰,轻轻地把葛木宁的胳膊拿开,搬起箱子就要走。

安都鲁正要起身小解,看着眼前发生的,急了,大喊一声:“偷珍珠的贼,快放下!”

他的喊声是那样响亮,修长身影的人吓了一跳,他只想赶快逃走,不料,慌忙中踩在一个人的腿上,那人“啊”的一声惨叫,腿一蹬,修长身影的人“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木箱子从他手里飞出来,砸到了另一个人的头上,引来一阵更痛苦的惨叫声!矮矮身影的人急得大喊:“小心,国王!”

这一阵叫喊,躺在地上的人大都醒了,一骨碌爬起来,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安都鲁抓住修长身影的人,大声说:“快来啊,国王来偷珍珠了!”

西王喝得最多,他跌跌撞撞地扑向修长身影的人,斥责道:“你小子真是胡说,国王怎么会偷珍珠?让我看看,这个小偷到底是谁,竟敢冒充国王?”

他伸手一把抓住那人,不论那人怎么挣扎,这个达威达威岛的舞蹈大王都能随着他转,大家也都围了上来,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面孔,真的是国王占巴抵赖!

听到人们说小偷是国王,东王也感到十分诧异,就扒开人群一看,不由得惊呆了,这位身材修长的年轻人,正是占城国王占巴抵赖!

占巴抵赖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他故作镇静地狡辩说:“我来查房,看看帮你们休息好了没有,这些人竟然说我是小偷,真是岂有此理!”

安都鲁说:“你拿我母后的箱子干什么?”

占巴抵赖国王大声说:“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谁也不要对外人说,特别是不能告诉大明皇帝,如果说了,你们回来的时候,有你们好看!”

葛木宁拾起地上的大珍珠,重新放回箱子里,她生怕再被偷走,紧紧地抱在怀里。东王又让她打开箱子,拿出大珍珠仔细看了看,没错,正是从苏禄国带来的那一颗!

东王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吧,大家都睡吧,大家的珍珠还在,国王先生确实是来看望大家的,大家不要误会啊!”

东王转身对占巴抵赖国王说:“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大家明天一早就走,什么事情都不要担心!”

占巴抵赖国王说了声“谢谢”,赶紧溜走了。

第二天,占巴抵赖国王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帮着东王一行准备食物和水,还挽着东王的胳膊,热情地送他们离开。

东王一行背着食物和水,浩浩荡荡地向海边走去,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条岔道,大家迷茫地看着路口,谁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这时,不远处一个身材胖胖的、用尖顶草帽遮住脸的人,正牵着一头水牛向他们走来,东王走上前去问道:“请问,到海边怎么走?”

用草帽遮脸的人问:“你们肯定是从外国来的吧,见到大家国王了吗?你对大家的国王印象怎样?”

安都鲁叫道:“国王真不怎么样,还是个小偷!”

东王呵斥道:“小孩子胡说什么,国王是个聪明人,他很有办法!”

那个胖胖的人掀开草帽,原来是第一天遇到的那位胖军官,他说:“你很好,没有说大家国王的坏话,你可以从这条路走了,你们的船也已经修好了,就在岸边停着呢!”

安都鲁奇怪地问道:“另一条路通到哪里啊?”

胖军官指着另一条路说:“你们知道的啊,那条路通到鳄鱼的沼泽,走那条路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

大家想到第一天遇到食人鳄的情景,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国王要对他们杀人灭口!多么阴险的人啊!

从占城国坐上大船帮离开很久了,大家仍然心有余悸:鳄鱼虽然可怕,可是有了一口吃的,就不会再伤害人。

而人心的复杂和险恶,竟比食人鳄更可怕。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