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十六章 情殇渤泥国

2019年08月25日09:16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鲨鱼群离开了,可是这一场鲨鱼之祸让峒王妃在失去了丈夫之后,又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儿子小山坡。

船队继续前行,峒王妃抱着儿子的尸体唱歌,歌声是那样的幽怨凄惨,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落泪。谁也不说一句话,和峒王妃一样,沉浸在无限的悲伤之中。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亮着天空和大海,是那样的悲情与壮美!

突然,一片椰子树飘扬的长发出现在光影斑驳的画面里,船队一点点靠岸停泊,渤泥国到了!

东王、张谦、西王等下船上岸,葛木宁、毕碧卜、哈拉一林等一起过来扶着峒王妃下船,葛木宁替峒王妃抱着小山坡的遗体,她也学着峒王妃的样子,轻轻拍着小山坡的遗体,说:“好孩子,大家到岸了,这里没有鲨鱼了,别害怕!”

渤泥国是一个海边小国,也是一个天然的良港,北面是中国海,东、西、南三面是马来国。国小,人也少,只有几千人。

渤泥国的海边有一个木脚水村,人来人往,正是晚市时间,村民们的鱼虾、水果每天要在这个时间交易,显得非常热闹。

张谦看着这熟悉的场景,又想起九年前带着小阿公遐旺回国的情景。那是永乐六年,浡泥国王麻那惹加那到中国朝拜,不幸在南京病逝,当时麻那惹加那国王只有28岁,儿子遐旺只有4岁,永乐皇帝派遣中官张谦带着遐旺回国继承王位,遐旺的两个叔叔都想争王位,原来的宗主国爪哇国想扶持他其中的一个叔叔就任新国王。张谦牵着小遐旺的手,挨个拜访老王后和王室贵族,争取他们的支撑。最终将遐旺抱上王宫里黄金做的王位座椅。在遐旺登基那天,张谦手持长剑,立在旁边,吓得哪些准备闹事的王族都俯首帖耳。在安定了国内之后,张谦又领着遐旺去拜访爪哇国王,解除了苏禄国对爪哇国朝贡的体制,使渤泥国的内政外交都走上了正轨。

正当张谦在发呆的时候,东王、西王分别带着人去村里寻找落脚的房子,小小的水村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客人,村民家里住不下。东王、西王感到十分发愁,准备就在岸上露天宿营。张谦却说,不要慌,我领着你们去找一个的方,一定能住得下。

张谦领着东王、西王熟门熟路地向王宫走去,好在渤泥国就是一座小城,他们很快来到王宫门口,张谦让卫兵去通报国王,就说大明国的中官张谦来了。

过了一会儿,一位头戴王冠、身穿黄色衣衫的瘦弱少年匆匆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群跌跌撞撞地仆人,少年一边走,一边大呼:“恩公,恩公,是你吗?你在哪里?”

他来到张倩面前,抬头打量着张谦,抓住张谦的胳膊,扑倒张谦的怀里,哭着说:“恩公,真的是你?无数次夜里梦见你,你真的回来了?”

张谦拍拍怀里抽泣的国王,说:“长这么高了,都赶上我高了!我也一直想你啊,我的小阿公!”

国王遐旺哭了一会儿,问道:“恩公,你是怎么来的?”

张谦把东王和西王一起先容给国王,简单地先容了一下自己跟随三宝太监出使南洋,被留在了苏禄岛,带领苏禄三王去大明代拜的经过,遐旺邀请张谦和两位国王一起到宫中做客,东王说:“大家还有三百多人在海边等着,没有地方住宿呢!”

小国王让卫兵打开大门,指着王宫里高高低低、金碧辉煌的宫殿,说:“340人,那好办啊,都到我宫里来吧,你们看,我这里有几百间房子呢,平常都没有人住,都来吧,绝对住得下!”

西王看着渤泥国王小小的年纪,竟然这么富有,半是赞扬,半是嫉妒,说:“看你们的国家不大,和我的达威达威岛差远了,怎么这么富有呢?”

遐旺看看西王,有些不高兴,想说什么,又看了看张谦,苦笑了一下,没好意思说。

遐旺跟着张谦一行来到海边,看到在这里茫然等着的男男女女,热情地和大家打招呼,招呼人们一起去王宫住宿,水村里的人们看到是国王的客人,也都来热情帮忙,嘘寒问暖,帮着拿东西。

峒王妃抱着他儿子小山坡的遗体,任谁也不给,跟着大队人马走进王宫。

在安排客人住宿的同时,国王遐旺就安排手下,为张谦和客人们准备一场盛大的接待晚宴。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遐旺来请张谦、东王等客人们一起参加晚宴,这一下,可把张谦、东王、西王等所有的人看呆了:

王宫正殿前的大院子成了一个露天的晚宴场所,中间摆着30多张大桌子,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四周站了一圈宫女,举着火把照明。

渤泥王后也亲自来出席晚宴了,遐旺领着母后和大家一一见面,等大家坐好,遐旺举起酒杯,稚声说道:“各位尊贵的客人,今天是喜从天降啊,我的恩公带着苏禄国的客人来到渤泥国,了却了我多年的思念,九年前,恩公领着我回国,扶持我顺利登上王位,我一直思念恩公,后来,我和母后专门去大明一次,感谢恩公,但是不巧的是,恩公已经出洋了。我一直打听恩公的下落,日思夜想,不想今晚恩公将临渤泥,今天和恩公一起来的都是我遐旺的亲人!今晚,我就专设薄宴,敬恩公和诸位亲友一杯,请大家开怀畅饮!”

张谦和王后坐在一张桌子旁,亲热地说起当年的件件往事,唏嘘不已,当听到遐旺这一番祝酒词,热情洋溢,周到而又得体,便和大家一起叫好。

看着当年懵懂不知的小孩子已经长成了一个懂道理、识大体的少年国王,张谦赞扬王后教育子女功劳卓著,王后感谢张骞当年的大力辅佐,二人都非常高兴,高高地举起酒杯,饮下了这杯意外相逢的喜酒。

东王喝完这杯酒,又想起了可怜的峒王妃,环顾各个桌子,峒王妃不在,心里一下子纠结起来,看看身边,王妃葛木宁竟然也不在,心里才有了些许的安慰,他离开桌子,问了一个仆人,就去找峒王妃。

在一间宫殿里,峒王妃把儿子的遗体安顿在地上,自己跪在旁边为他低声唱歌。葛木宁同样跪在峒王妃的身边,劝她要想开一些。

东王进来,说:“弟妹啊,你一定要想开些,孩子已经归真了,有真主安拉来照顾他,不要替他担心了,倒是你这样愁肠百结,才真让真主担心啊!”

峒王妃好像没有听见,继续吟唱她为儿子编的歌谣。

东王继续说:“这里的国王给大家准备好了饭菜,你也去吃一点儿东西吧,还有葛木宁,你也去吧。”

峒王妃听见了,她摇摇头,说:“我吃不下,东王爷,王妃,你们去吧,让我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葛木宁坚定地说:“峒王妃妹妹她不吃,我也不吃,我要陪着妹妹。你走吧,客人那里离不了你。”

东王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话来劝慰峒王妃,他也陪着跪下来,背诵《古兰经》,为小山坡祈福。

晚宴上,渤泥国王遐旺挨个敬酒,当敬到东王的时候,发现东王不见了,就问张谦怎么回事儿,张谦一拍脑袋,说:“嗨,肯定去看望峒王妃了!”他就把在海上遇到鲨鱼群,峒王妃的儿子被捂死的经过一说,遐旺母子二人一听非常吃惊,就和张谦一起来找东王和峒王妃。

张谦和遐旺母子来到峒王妃休息的房间,看到东王、葛木宁都跪在地上,陪着峒王妃和儿子的遗体,张谦说:“我估计你们在这里,果不其然,渤泥国王和他的母后亲自过来看望你们了!”

东王站了起来,准备先容事情的经过,遐旺说:“您都别说了,我恩公已经告诉我了!天有不测风云,在海上生活,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遇到!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峒王妃还是要吃点东西才好,才有力气给孩子送行。”

张谦看着遐旺小小的年纪这么体贴懂事,更加高兴,觉得当年的努力都没有白费。遐旺又说:“当年我父王去世的时候,我才四岁,刚刚记事儿,我和母后真是天天以泪洗面,最后还是坚强着走了过来,峒王妃还是要坚强起来才好!”

峒王妃还是摇摇头,不说话。

张谦和遐旺、东王一起商量安葬小山坡的事情,并就瓮棺、仪仗等细节进行商量。

遐旺说:“这个好办,我让人找一处向着大海的山坡,把小王子安葬在那里,一切要求,都按照你们说的办!”

遐旺母子和张谦回到宴会现场,继续照应宴会上的客人,东王和葛木宁就在峒王妃的房间里,陪着峒王妃跪着,一直到东方之既白。

天明了,遐旺国王找来了殡葬人员,抬着一个大瓮棺,将小山坡的遗体装进瓮棺里,抬到一个海边的山坡上,苏禄三岛的人都跟着来送葬,送送这位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而被捂死的孩子。

几乎所有的人都哭了,而只有峒王妃一个人不哭,她木木呆呆,看着瓮棺,仿佛里面不是自己的儿子,等到殡葬人员把瓮棺下到土坑里,准备覆土埋葬的时候,她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趴在瓮棺上,不让人们埋土。

东王、葛木宁等一起使劲儿拉开峒王妃,很快,小山坡就变成了一堆新坟。

大家要回去了,可是峒王妃却全身趴在新坟上,仿佛在搂着她的小山坡,开始唱歌:

“海鸥飞,浪花笑,

亲爱的宝宝睡着了。

宝宝宝宝好好睡,

妈妈陪着你,

没人来打扰。

……”

东王走过来,弯下腰,对峒王妃轻声说:“大家走吧,小山坡已经住在了这片山坡上,这是真主为他选的好地方,面朝大海,视野开阔,无论你在哪里唱歌,他都能听到你唱歌。”

峒王妃一直没有说话,这回终于开口了:“东王大哥,你们走吧,我不想再去大明了,就留在这里,守护着我的小山坡。”

东王一听峒王妃不跟着自己去大明代拜了,心中暗自着急,他说:“这,这怎么能行呢?大家是一起来的,代表着苏禄群岛的三个王爷,怎么能少了你呢?还有,大家把你丢在了这里,从今以后,你一人在异乡如何安身立命,谁来照顾安慰你呢?”

峒王妃平静地说:“从今以后,我也不再是巴西兰岛的峒王妃了,那座小岛,谁如果稀罕,谁就去吧。我只是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我不用谁来照顾我,我的儿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东王一听,更急了,可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西王一听,暗暗窃喜,好机会来了,他问道:“你是真的不再回到巴西兰岛了吗?”

峒王妃斩钉截铁地说:“是的,我再也不回去了,我就永远在这里了!”

西王说:“你大声一点儿啊,让大家都听到!”

峒王妃这才听出来是西王的声音,不再理他。西王大声说:“你们大家都听到了吗?巴西兰岛的朋友们,还有东王大哥,这可是峒王妃亲自说的,巴西兰岛她不回去了,她也不要了,她不稀罕,我要,我第一个要!东王你如果再想要,是第二个,排在我之后!”

东王看着西王,气得脸色铁青,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终于,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你怎么能这样,小山坡尸骨未寒,峒王妃肝肠欲裂,生不如死,你却要占领人家的家园,当年三宝太监来的时候,大家和峒王一起结拜为兄弟,当年的一起共饮血酒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要落井下石,你,你对的起大家那死去的峒王兄弟吗?你还有半点儿良心吗?”

西王一时哑口无言。

遐旺国王看着这一幕,仔细端详着西王又黑又胖的大脸,鄙夷地说:“呸,真丢人,我都替你害臊!看看前面的大海了吗?”

西王说:“看见了,什么意思?”

遐旺说:“真想把你扔到大海里去,别脏了我的土地!”

张谦对遐旺说:“遐旺阿公啊,你在这里给小王子立上一块墓碑,写上‘苏禄国峒王王子山坡之墓’,派人经常来祭扫,等峒王妃他们一起从大明回来的时候,再把小王子的尸骨带回去,重新安葬在巴西兰岛,行吗?”

遐旺说:“怎么不行呢?恩公教导我做人的道理,我最尊崇有情有义的人了!”他看看西王,鄙夷地“哼”了一声。

东王问峒王妃:“你看,张谦老弟想的多么周到,真是一个好主意,你看呢?”

峒王妃点点头,说:“难得你们这么尽心,大家母子感恩不尽,行,你们先走吧,我再陪小山坡一会儿。”

东王不相信,再三问道:“真的啊,别骗我?”

峒王妃眼含着泪,使劲地点点头。

大家开始返回,葛木宁留下来陪她,都走得很远了,还能听见山坡上,峒王妃那令人心碎的歌声。

遐旺国王和母后都舍不得让恩公张谦离开,仿佛都有一肚子的话要给张谦说,他们把张谦请到王后的宫殿里,把张谦离开后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张谦,张谦也把自己随着三宝太监出使,最后被放在苏禄国的经历详细地说了一遍。说到伤心处,三人一起抹泪,说到高兴地事情,又都是笑逐颜开!张谦夸奖遐旺长大了,没有想到这么懂事,这么会处理事情!

鉴于遐旺母子的盛情和峒王妃心情不好,东王和张谦、西王商量,决定在渤泥国停留几天,每天由东王和葛木宁陪着峒王妃到山坡上看看儿子的坟土,让她宽宽心。

一天下午,遐旺高兴地来邀请张谦、东王等人去逛巴刹新山,张谦笑着问道:“巴刹新山是什么,我上次在这里呆了一年多,好像不记得有这个地方啊?”

遐旺得意地说:“巴刹新山,就是一处新市场,你们刚刚上岸的那地方,是卖海产和水果的小市场,这个新山,是干大买卖的地方!”

西王好奇地问:“什么大买卖?”

东王好奇地问:“不会是海盗生意吧?”

遐旺卖了一个关子,说:“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在离老市场不远的另一处海岸,有一片新平整的土地,新建了一片王宫模样的建筑,张谦问遐旺:“这是你的新王宫吗?”

遐旺还是笑笑,说:“别急啊,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他们踏着台阶,走进了新王宫里,却发现里面是一个一个的柜台,柜台后面是货架,里面的人在大声的吆喝。

张谦恍然大悟:“巴刹新山原来是一个新市场啊,不错,不错!”

遐旺说:“对啊,大家渤泥的含义就是‘生活在和平之邦的海上贸易者’,大家这里除了海产之外,还出产沉香和乌木,特别是大家的文莱沉香,大明国的皇室和富商都很喜欢,遵奉为沉香中的上上之品!”

西王问:“沉香是什么?难道比大家苏禄三岛的珍珠和珊瑚更珍贵吗?”

遐旺看着西王,说:“沉香是沉香树木受到外界的破坏受伤,伤口分泌出来的油脂凝结而形成的,油脂含量越高,重量就越重,价值就越高,有的甚至能沉到水里。沉香能治疗很多病,被称为树木中的钻石!沉香和珍珠、珊瑚都是宝贝,大家渤泥也有珍珠和珊瑚,中国海边和占城也有珍珠和珊瑚,但是,大家文莱沉香是世界上最贵、最好的!”

张谦看到遐旺这么能干,愈发喜欢这位自己扶持起来的渤泥小国王了,他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

遐旺说:“你看,我在这里开的新市场,买卖特别好,都是大买卖,特别是从大明来的买家,出手都很阔绰,他们从我这里买走后,据说每一趟都能挣大钱!”

毕碧卜早已经拉着父亲穆哈伊来到柜台旁,要买这买那。

卖东西的商人听说这一伙客人是从苏禄岛来的,非常惊奇,过去这里还很少有苏禄岛来的人。

商人们在人群中看到东王的风度和神态,觉得他像这一群人的头领,纷纷走过来拦住他,劝他用苏禄岛的珍珠来换沉香。东王都笑一笑,摇摇头,不予回答。

毕碧卜看到东王被人围住了,也走过来,劝东王不妨拿出珍珠来,换取沉香。东王生气地说:“你懂什么啊,就知道跟着起哄!”

毕碧卜急了,说:“你把大珍珠卖了,换了沉香去中国也行啊,一些交给皇帝做礼物,一些给大家换钱花,多好啊!”

东王把毕碧卜推开,说:“你别听他们说得天花乱坠,我绝不会拿出大珍珠来的!”

胖胖的西王看着柜台上的一盘盘沉香,看着确实不错,闻一闻,有一种沁入心脾的香味,立即感到脑子清醒了,心情也沉静下来。心想,这东西好啊,平常自己闻着,能健康长寿,出售的时候还能换大钱,比自己红珊瑚好,红珊瑚只能看,不能保健啊!他拿出来大红珊瑚来,让商人看,能换多少沉香。

那位渤泥商人一看,惊得一下子张大了嘴巴,觉得这红珊瑚真是价值昂贵,就说:“你这颗红珊瑚真不错,我愿意把我这架子上所有的沉香,换你这棵红珊瑚,行吗?”

西王拉过管家独眼龙,想商量一个主意。独眼龙说:“我对这不是很懂,不过,我看行,你这个大珊瑚,好是好,别人也买不起啊,不如这些沉香,可以存在家里,也可以分开来卖。”

那位商人清点自己的沉香,发现了一块好沉香,就想放到别的地方,被西王看见了,大声说:“你不能把那块沉香拿走,说好的,你全部货架上的东西!”

商人掂掂手里的沉香,说:“我刚才没有看到这一块,现在我不换了!”

西王高声叫道:“那怎么行啊?小阿公,你过来给评评理,刚才说好的,这又不换了,你们渤泥国的人说话还算话吗?”

遐旺走过来,对那个商人说:“你说好的,就要换,诚信经营,怎么能反悔呢?”

商人低下头说:“是。”

商人留下西王的大珊瑚,将沉香装了两大袋子,送给西王,西王和独眼龙两个人搬不动,遐旺安排了一辆马车,送到王宫西王暂住的房间。

一连几天,西王都很得意。

看看峒王妃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东王提议要走,遐旺母子不好再留,就帮助他们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和淡水,送他们一起到海边,打发他们上了船。

遐旺母子和张谦道别,又和东王说话,小遐旺看到东王仪表堂堂、又善良和气,不由得心生好感,觉得东王就像自己的父王一样。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东王爷,我看到你这么好,就想到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如果活着,那该多好啊!他就是去大明国朝拜,不幸死在了中国,那里天气太凉,大家在热带生活的人,到了那里会受不了的!”

东王心里一惊:“啊,难道还有这么大的差距?”

遐旺说:“本来我不想说这事儿的,看到你的神态,就想起了我的父王,真的,我建议你不要去了,让你的王子们去就行了,我这次陪着母后去大明的时候,就看到有的是一些王子,有的是一些使臣,真是国王自己去的,还是很少的。”

张谦一直都很喜欢遐旺,听到遐旺说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反感,就说:“小阿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父王当年死在了中国,那是他身体不好,和中国的天气没有多少关系。”

渤泥国王后看到张谦的表情,也感觉很不自在,叹了一口气说:“你看着孩子,好像懂事了,但还是很稚嫩,感情用事,说话不经过脑子。”

东王笑着说:“王后别这样说,小阿公是一个很棒的孩子,很聪明,也很有办法,经过一些历练,会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国王!”

他又对张谦说:“张老弟,请放心,去大明是我多年的夙愿,我是这个庞大团队的头儿,怎么会因为一句孩子说的话,就打退堂鼓呢!别说我身体这么好,又有大家的帮助,去一趟大明,是死不了的!就算真主叫我去服侍他,我能死在大明那片令我向往土地上,又有什么遗憾呢?”

王后说:“别说不吉利的话,东王爷人这么好,又富有青春,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张谦也说:“是啊,你身体这么强壮,大家都这么依靠你,怎么能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呢?”

遐旺脸红了,他低下头,小声说:“东王爷,各位,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突然有些想我的父王了而已。”

张谦拍拍遐旺的肩膀,说:“没事儿,想自己的父亲,是人之常情,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想想自己的父亲如果在世,会怎么办,就会有力量和办法的!”

遐旺开心地笑了,那神态,不再是一个有为的国王,活脱脱就还是一个孩子嘛!

大家正在说话的时候,西王在忙着向大船帮上搬运沉香,他热得满头大汗,还得意地嘲笑着东王,说:“东王大哥,你快过来帮忙啊!你看,我收获多大啊,我这一次跟着你出来,可是赚大发了,不像你,一颗珍珠也舍不得拿出来!”

东王笑笑说:“你收获是不小,也可能赚了一笔,可是你那棵大红珊瑚不是说要献给皇帝的吗?没有了大珊瑚,你拿什么献给皇帝啊?”

西王自信地说:“我把这些沉香献给皇帝一部分,不就行了?”

东王说:“这里离大明比大家近,交通往来也方便,大明国的人经常到渤泥来采购沉香,估计皇帝好东西也不会少,能不能看的上你买的这些沉香呢?”

西王一听,觉得有道理,说:“坏了,我怎么没想到中国皇帝好东西也不少呢!”

大家哈哈大笑:“那中国皇帝,好东西当然多了!”

西王叫道:“我要去退货!换回那棵大珊瑚!我还想让皇帝封我为苏禄第一王呢!”

遐旺站出来说:“那可不行,当初,人家卖沉香的要退货,你不答应,现在你不想要了,要退货,人家能答应吗?”

西王没办法,继续把沉香搬到船帮上,可是,沉香太沉了,压得大船帮往下沉,西王又高兴了,说:“这沉香是真的,这么重,船帮都向下沉那么多!”

可是,他没有笑多久,大船帮的头一直沉下去,海水灌了上来,船上的人喊道:“不好了,船要沉了!”

西王跳到大船帮上,抱住沉香袋子,大叫道:“我的沉香,可不能沉到海里了!”

船帮上的人一起帮忙,把两袋沉香袋子搬上了岸,西王又从里面拿出一些沉香块来,用一个小袋子装在船上。

西王乞求遐旺说:“小阿公给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存在哪里?大家从大明回来的时候,再装船运回达威达威岛。”

遐旺笑着说:“那好啊,我这里有的是地方,存在我王宫里就行,很保险,但是要收取存货的钱,而且比较贵!没钱可提不了货啊!”

西王举着拳头,叫道:“你小子,怎么趁火打劫啊!”

遐旺冷冷的笑着:“我这是跟着你学的啊,那天,在安葬小山坡的时候,你要占领人家峒王妃的家园,我已经领教了你的德行!”

西王气得说不出话来。

船队调试好风帆,出了渤泥港,继续向西行驶。

已经走得很远了,张谦回过头,还能看见遐旺母子在岸上挥手。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