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十五章 嗜血的鲨鱼群

2019年08月24日09:17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东王带领船队离开了海盗盘踞的无名岛,按照王啸天指的航线,向渤泥方向驶去。

这一片大海风平浪静,海水碧绿碧绿的,清澈见底,仿佛一眼能看到海底。

在无名岛经过王啸天好吃好喝的招待,大家的心情格外好。峒王妃的孩子小山坡五岁了,正是可爱的年龄,在船边追逐着浪花和海鸥,兴奋地玩了一会,随着帆船的轻轻摇曳,他有点儿困了,躺在峒王妃的怀里又睡着了。

峒王妃把孩子揽在怀里,觉得儿子的体重又增加了不少。小山坡一天天成长,也给她带来了生活的新希翼!她轻轻地拍打着儿子,小声哼起了歌谣:

“海鸥飞,浪花笑,

亲爱的宝宝睡着了。

宝宝宝宝好好睡,

妈妈陪着你,

没人来打扰。

海鸥飞,浪花笑,

亲爱的宝宝睡着了。

宝宝宝宝好好睡,

儿子不长大,

妈妈不变老。”

在东王所在的头船上,三位王子都马含、温哈剌和安都鲁看着澄碧的海水,心里痒痒起来了。

三王子安都鲁说:“你们看,这水多好啊,真想跳到里面去扎个猛子!”

老大都马含说:“想大家在苏禄岛的时候,从高高的瞭望塔上一个一个向下跳,那多带劲儿啊!”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都马含说玩,安都鲁已经腾空一跳,“噗通”一声,扎到海里,不见了!

张谦看了大惊,叫道:“这怎么说着说着就跳下去了,这里海水的情况不了解,有没有危险啊?”

葛木宁一听有危险,立即警觉起来,向水里张望。

都马含说:“别管他,他像水蛇一样机灵,不给你抓一条鱼上来才怪!”

葛木宁紧紧地盯着海面,儿子还在潜水,可是船队的右后方却出现了一截高高的棍子,在海面上自己向前移动。她小声地问:“你们看,那是什么?”

都马含和温哈剌一看,不认识,也感到很新奇,就问:“父王,张叔叔,那是什么?”

张谦说:“好像是大鱼的鳍背吧,我去过那么多的地方,也没有见过。”

东王一看,立即张大了嘴巴,两眼紧紧地盯着游过来的大鱼的鳍背,结结巴巴地说:“啊,天啊,那是鲨鱼的鳍背,看那三角形的鱼鳍,是一条,一条大白鲨!”

此时,安都鲁已经从水里潜了上来,他头顶着水花,大声说:“哥哥们,下来啊!”

东王压低声音,严厉地说:“快上来,危险!”

安都鲁做了个鬼脸儿,调皮地说:“什么危险?我不怕!”

安都鲁、温哈剌大喊:“鲨鱼,大白鲨!快上来!”

葛木宁已经捂住了眼睛,哭着说:“快上来啊!”

安都鲁这小子也害怕了,拼命扒着水,朝头船游去。

那条高高的鱼鳍迅速追了过来,后面的船也看到了这危险的一幕,西王大喊:“鲨鱼,大白鲨!这小子完蛋了!”

安都鲁在水里拼命地划水,他要追赶父王的那条船!峒王妃看看自己的船离得安都鲁比较近,而头船在前面比较远,她当机立断,让水手把一根竹篙伸到水里,大声喊着:“安都鲁,向这儿来!快,快抓住!”

安都鲁终于游到了峒王妃的船边,他抓住竹竿,挣扎着爬上了大船帮。

大家都为安都鲁吐出了一口气,再看看海里,哎呀,此时,在大白鲨的后面,又出现了几条鱼鳍!

不对啊,怎么船队的另一侧,也出现了鱼鳍?而且,在船队的前面,竟然也出现了鱼鳍!

刚才,安都鲁在水里的游动的声音和人们高声的惊叫,把在附近的鲨鱼都招引过来了!

东王立即想到,原来先王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鲨鱼是一种海上最凶猛的大鱼,它对血、对心脏的跳动以及惊叫的声音特别敏感,一遇到情况,他们会呼唤周围的鲨鱼一起来参加围猎!

面对着从四面八方到来的鲨鱼群,各条船上的人都慌了。

西王大声喊道:“赶快拿鱼叉,和鲨鱼决斗!”

东王站到头船上,双手挥舞,示意大家:安静,要安静!

他张大嘴巴,双手比划着,用表情说,鲨鱼太多,千万不能硬拼,一出血,所有的鲨鱼就会疯狂起来,把大家的船顶翻,把大家撕裂,也不要有动静,甚至要把呼吸和心跳降到最低!一定不要弄出什么声响!

头船上的人安静下来了,后面船上的人也都纷纷坐下来,保持安静的姿势。

此时,大白鲨群已经来到了船队的四周,它们在水里游来游去,一条条又粗又长的大鲨鱼比大船帮还要大!如果他们用头一拱,或者尾巴一打,船帮就会散架,人就会掉到水里去,成为他们的美味!

突然,巨浪翻腾,一条大白鲨“哗”的一声从水里冒出头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四排三角形的大白牙,那牙齿锋利无比,清晰可见!

刚才峒王妃的儿子小山坡正在睡觉,抢救安都鲁时把他惊醒了,神情还没有安定下来,这鲨鱼的大嘴和牙齿是那样令人惊悚,他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而且哭声越来越响,他那条船旁边的两条鲨鱼兴奋起来,一次次从水里探出头来,似乎在看看声音是从哪里来的,鲨鱼出水时激起的巨大波浪差点儿要把船掀翻,如果这船上有人不幸落水,立即形势就会大变!

东王再次站了起来,对着峒王妃船上的人做手势,意思是不要让他哭闹,一哭闹,心脏会跳得特别利害!

峒王妃看到了,她用手捂住小山坡的嘴。小山坡发不出声,挣扎起来,四肢乱抓,呜咽得更利害了!

一条鲨鱼一头撞在大船帮的头上,大船帮猛烈地在水里旋转,人们一个个差点儿掉到海里去!

峒王妃小声央求旁边的一个水手说:“快,按住他,别让他乱挣扎!”

水手来到峒王妃身边,用胳膊和腿死命地夹住孩子,小山坡身子不能动,就拼命摇脑袋,他张开嘴,一下子咬住了妈妈的手指,血,鲜红的血滴到了船里。

峒王妃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她在想:这血如果被海水稀释,被鲨鱼闻到了,激怒到了这些凶悍的杀手们,将不堪设想!

她把孩子交给另一位水手,让他捂住孩子的嘴巴,自己赶紧撕下衣衫的一角,擦干滴在木板上的血迹,用布条把出血的手指紧紧包扎起来。

孩子在拼命挣扎,鲨鱼群在四处乱拱乱撞,人们在屏住呼吸,惊恐地看着这生死攸关的一幕。这时,一群海鸟也鸣叫着飞过来,在船队上空盘旋,这是一群幸灾乐祸的家伙,准备在鲨鱼群攻击猎物的时候,能够拾到一些鲨鱼的残羹!

鲨鱼群在船队各条船之间游弋,在寻找血液的气息和惊恐的心跳,慢慢地,鲨鱼们似乎游累了,也没有发现可以攻击的猎物,它们对这些破木板渐渐地失去了兴趣,似乎在另外的地方发现了更加合适的目标,一个高高的鱼鳍率先游走了,其他的鲨鱼也从船队四周撤离,重新组成编队,跟着第一条大白鲨游去了。

大海重新陷入了平静,阳光照进水里,清澈的海水一览无余,只有白色的海鸟还舍不得离开,似乎对一场没有发生的杀戮意犹未尽。

峒王妃这才想起孩子来,小山坡静静地躺在一名水手的腿上,一动不动,那名水手还在捂着小山坡的嘴巴,她过去拨开水手的手,儿子的嘴巴静静地闭着,眼睛惊恐的张开着。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峒王妃的脑子里闪现:儿子不会没气了吧?!

她抱起儿子,他的眼睛睁着,头却无力地低垂下来,她用鼻子亲亲孩子的鼻子,没有一点儿呼吸的气息,她惊恐极了,大叫道:“小山坡,小山坡,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小山坡没有回答,甚至没有抬起头来。峒王妃把儿子平放在木板上,摸摸鼻子和胸口,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动静!她想:我的儿子死了吗?不可能,刚才还活蹦乱跳呢!儿子,快起来,快起来啊,别吓唬妈妈,妈妈胆子小,妈妈不能没有你!!!

峒王妃跪在儿子的身体旁,忘记了哭泣,她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温柔:“儿子,亲爱的儿子,妈妈爱你,自从爸爸去世以后,你就是妈妈的依靠,你的笑脸就是妈妈最大的安慰,醒醒吧,儿子!”

旁边的人不忍心打断峒王妃的呼唤,转过头去,也跟着啜泣不已!

东王、西王、张谦、独眼龙也来到了峒王妃的船帮上。西王说:“嗨,你还说什么啊,你没有看见,你的儿子已经死了!”

峒王妃辩解道:“他没死,你看,她还睁着眼睛呢!”

东王蹲下来,给小山坡合上眼睛,说:“小山坡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让他睡吧。”

独眼龙说:“你看,东王爷,这孩子死了就是死了,何必这么虚伪,欺骗一个孤苦伶仃的女人!”

东王生气地问:“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独眼龙说:“你瞧瞧,如果你不带着他们母子到大明代贡,这孩子会死吗?如果你的小儿子不跳水游泳,引来鲨鱼,这孩子会死吗?”

峒王妃辩讲解:“不要诬陷东王大哥,这事儿也和小孩子游泳无关!”

独眼龙说:“吆——,这真是猴子咬了送香蕉的手指,好人没好报,我这是仗义执言,竟然连你也不理解!”

西王说:“是啊,大家陈管家说得对,他说这话可是有道理,有根据的,大家都可以证明!”

张谦站了出来,说:“谁也不会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大家还是面对现实吧,大家要团结友爱,共同克服困难!”

西王说:“是啊,面对现实,这孩子死了,赶紧扔掉,大家好赶路!”

峒王妃一听要她扔掉孩子,反而把儿子的尸体抱得更紧了,她喃喃自语:“我的儿子小山坡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怎么能舍得扔掉呢?”

东王说:“小山坡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在睡梦中去找真主安拉了。”

峒王妃点点头,赞成东王的说法。

东王让葛木宁找来一小块白布,给孩子裹在身上,说:“大家要等到陆地上,再送孩子上路。”

峒王妃说:“不,谁也别想拿走我的孩子!”

她抱着孩子的遗体,开始唱歌:

“海鸥飞,浪花笑,

亲爱的宝宝睡着了。

宝宝宝宝好好睡,

妈妈陪着你,

没人来打扰。

海鸥飞,浪花笑,

亲爱的宝宝睡着了。

宝宝宝宝好好睡,

儿子不长大,

妈妈不变老。”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