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十二章 撞船

2019年08月19日08:46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天色还早,又是阴天,海边格外潮湿阴冷,苏禄群岛三王带着家人、部下们乘坐着十条大船帮一起下海了。

东王、张谦、葛木宁、毕碧卜、还有三个王子以及女仆哈拉一林、息剌安十个人坐在“头船”——第一条大船帮上,西王和他的妻、妾、仆人以及管家独眼龙在第二条大船帮上,峒王妃和她的儿子、仆人、族人在第三条大船帮上,毕碧卜的父亲穆哈伊和一群商人们在第四条大船帮上,他们后面是各自的亲王族、商人、平民和奴隶们。

东王喊道:“升帆啦——”各个船上的男人们把帆布拉上了高高的桅杆,季风一下子把帆吹得满满的。

张谦大声喊道:“每只船帮上都有两面风帆,要调整前后两只帆的角度,船帮就会按照想要的方向前进!大家可以试一下!”

各条船帮上都传来调试风帆的惊呼:“啊,还真是这样啊!”

“真是太神奇了!”

“不用划桨,就能前行,想上哪里就能去哪里,太棒了!”

张谦蹲在船头上,小心地打开他的小红木箱子,都马含、温哈剌、安都鲁一下子围了上来,安都鲁问道:“张叔叔,什么宝贝啊?”

张谦制止道:“别说话!”

三位王子屏住了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只见张谦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小包袱,打开层层包裹,里面竟然是一个瓷器的小圆鼓,青花颜色,上面的中心有一个凹进去的圆洞。张谦将圆洞盛上水,将一小片树叶放进圆洞里,然后,又从箱子底下找出来一根铜针,放在那片树叶的上面,铜针轻轻地转了几下,不动了。

张谦忙完,长长的喘出一口气,看到三位王子惊讶而又钦佩的神情,就说:“这个东西,叫做‘水浮司南’,它一头指着北方,一头指着南方。有了它,大家在大海上飞行,就不会迷失方向!”

三个王子都鼓起掌来,安都鲁好奇地问:“真的这么灵吗?你们大明的人,是怎么想起来的?”

张谦说:“大家中国,从遥远的黄帝那个时候,就有了指南车,春秋战国时期,开始有了司南,大明洪武年间,为了航海的需要,就有了这种青花瓷的‘水浮司南’,这种瓷器的司南不怕水,很方便,大家大名的航船上都有这种司南。”

不知道什么时候,东王也走过来,看张谦调试‘水浮司南’,感到十分奇怪,就蹲下来,亲自用手拨弄铜针,无论怎样拨弄,最后,铜针总是指向南北方向!

东王赞叹地说:“我真是服了,这个东西确实太神奇了!太好了,大家有了它,就不会迷失方向了!”

此时,各条大船帮都先后调试好了两面风帆的角度,船队开始向西南方向进发。

此时,海面上还是黑魆魆的,没有一点儿亮光,只能感觉到波涛奔涌向前,船帮队顺着波涛前行,渐渐地,苏禄岛被甩在了后面,隐入到四周的黑暗里。

没有人说话,大家心里都十分紧张,心情伴随着波涛剧烈地起伏:前方是哪里?什么时候会靠岸?

大船帮的队伍在波涛浪尖上穿行!东王坐在最前面,默默地看着前方,把宽广脊背的轮廓留给大家,似乎也把信任和力量留给了大家。

都马含、温哈剌和安都鲁三个王子看着这一切,他们屏住呼吸,感到格外刺激,有一种海上大冒险的冲动。

毕碧卜却紧张得受不了,她突然叫道:“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时候下海啊?大家等一个好天气不行吗?”

东王不理他。毕碧卜气得哇哇大叫,以此来驱散心中的恐惧,结果,她变调的叫嚷反倒使周围的黑暗更多了几分恐怖。

张谦忍不住劝道:“别急,毕碧卜,我和东王昨晚看天象了,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四周还是那么黑暗,只有风吹着风帆的呼叫声和波浪的哗哗声,毕碧卜又开始嚷起来。

在紧跟其后的第二条大船帮上,西王和独眼龙坐在一起,二人眼睛盯着前面的“头船”,在小声嘀咕着。月黑风高夜,恶向胆边生。风和波涛的呼啸掩盖了他们的计谋,不知道独眼龙说了几句什么话,西王高兴地说:“好,你的这个主意就是好!你真是一个十足的小人啊,满脑子刁钻的坏主意!”

独眼龙委屈地说:“西王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可以扒开我的心来看看,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西王说:“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心意,是完全对我好!你瞧好了,咱们就这么办!”

在另外一条船上,峒王妃抱着怀里的孩子,今天起得太早,到了船上,一经颠簸,小孩子像躺在了摇篮里,反倒呼呼地睡着了!她听着第一条船上东王次妃毕碧卜的一惊一乍,显得十分落寞。

落寞的时候,她就想唱歌,歌声是她的伴侣,给她安慰和寄托。她低声唱道:

“大海罩着云头,

巨浪托着孤舟,

扬起的风帆啊,

你要带我到哪里走?

前方是一座幸福的彼岸,

还是让我迎来了无边的忧愁?

大海罩着云头,

巨浪托着孤舟,

民族的英雄啊,

你要带我到哪里走?

前方是一条光明的道路,

还是让我失去了原来的拥有?”   

毕碧卜,这位在富商家庭娇生惯养长大的人儿,可没有峒王妃那种闲情雅致,她等不及了!蹒跚着走到前面想要拉住东王的胳膊,正好大船帮要翻过一个浪头,毕碧卜“啊”了一声,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东王闻听惊呼,急忙转身,左手一把拉住了毕碧卜,右手镇静地指着东方的天空,说:“不用急,你看,那是什么?”

毕碧卜回头望去,呀!只见东方的乌云露出了一条罅隙,光正从那罅隙处透过来,乌云也渐渐变成了暗红色。很快,四周的云彩都被染红了,大海也变成了红色的沸水。终于,金色的太阳从云彩中挣扎着跳了出来,天光大亮,刹那间,每一个人面前都出现了一条通往太阳的金光大道,映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格外美丽!

看着这海上的美景,人们的心情又变得格外愉悦。

三位王子像从一个悠长而又黑暗的山洞里钻出来一样兴奋,他们高兴地欢呼雀跃:“嗷,太美了,太美了!”

毕碧卜换了一种腔调,她兴奋地叫道:“哇,原来有这么好的风景,你们怎么不早说啊?让我这么担心!”

葛木宁十分宁静地看着这一切,刚才的黑暗和现在的美景,她都是那么淡然,嘴角始终露着满足和幸福的微笑,她知道,有王爷在,就一定安全!有王子们在,幸福就陪伴在自己身边!

毕碧卜看着她满足的神色,气得用鼻子哼了一声。就在大家为这瑰丽的海上霞光着迷和沉醉的时候,突然,独眼龙悄悄地命令水手们拿出了船桨,在风帆前行的同时,开始使劲地划桨,顷刻间,他们的大船帮向发怒的野牛一样提高了速度,朝着东王的头船狠狠地撞去,“咚”的一声,东王的头船开始旋转,风帆支撑不稳,砸了下来,整个大船帮上的人和食物等全部扣到了船底!

好在苏禄人都是在海边长大,个个都是游泳好手,很快,三个王子的小脑袋从船帮底下冒了出来,东王、张谦也跟着冒了出来。这时,峒王妃的船和商人、平民们的船从后面赶了上来,把他们搭救起来。人们继续寻找,不久,毕碧卜、哈拉一林、息剌安也从水里出来了。

被救上来的人诉说着扣在船底的困难,张谦说:“当时东王大哥要造大船帮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心,千万别出现什么事情,过去三国时期,曹操造出了铁索连环船,曾经被吴蜀联军火烧连营,我没敢说出来,嗨,还真让我担心着了,你们看,竟然被西王和独眼龙撞了一个倒扣金钟!”

穆哈伊说:“他们达威达威岛怎么能这样出损招啊,真是阴险毒辣?是不是那个一只眼的人想出来的鬼主意?”

东王一看没有葛木宁,他大声喊道:“葛木宁,葛木宁,你在哪?”

都马含叫道:“妈姆,妈姆,你在哪?”温哈剌和安都鲁一看没有妈妈的身影,吓坏了,哭着叫道:“妈姆,妈姆——”

毕碧卜眼角上扬,出现了一丝得意的神色,难道葛木宁要葬身海底,再也找不到了?那,那该是一次多么好的意外啊!

东王前后左右巡视了一下海面,没有,都没有,他看着那只反扣的大船帮,毫不犹豫地再次跳入水中,朝那只大船帮游去!

张谦大喊:“危险,危险啊!反扣的大船那儿有个大漩涡!”

东王好像没有听见,一个猛子钻到那只大船帮底下去了!紧跟着,“噗通”“噗通”“噗通”,都马含、温哈剌和安都鲁三个孩子也一个跟着一个跳了下去!朝着那个反扣的大船帮游去!

东王头顶着山马舟组成的大船帮,在里面乱摸,摸呀摸呀,都没有,东王的脑子一片混乱,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她!突然,他一下子碰到了一个软软的肉体,是她,肯定是她,是我的葛木宁,他抱起葛木宁就要出来。可是,不好,葛木宁被一根系着帆船的绳子挂住了,怪不得没有掉到海里去!他着急地拽啊拽啊,就是拽不动!实在没有力气了,东王只好放开葛木宁,钻出船底,出来换换气!

三个王子也在扶着船帮换气,看到父王出来了,焦急地问:“找到了吗,找到了吗?”

东王说:“找到了,被绳子缠住了,大家一起把她拉出来吧!”东王爷儿四个一起下水,重新找到葛木宁,东王解绳子,三个王子向外托人,终于把葛木宁拉出了船底,大家七手八脚把葛木宁拉上了另一条大船帮!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葛木宁怀里死死的抱着一个紫檀木箱子,那是放着给大明皇帝的大珍珠、其他的珍宝和钱财的箱子。

哈拉一林想扳开葛木宁的胳膊,可是,葛木宁抱得是那样紧,怎么扳也扳不开。怪不得船翻的时候,葛木宁没法逃生,她是把东王要她带的东西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东王哽咽着说:“谢谢你啊,葛木宁,你保住了大家大家最贵的东西,如果没了大珍珠,大家两手空空,怎么去见皇帝啊,谢谢你啊!”

哈拉一林不再想着扳开葛木宁的胳膊了,而是慢慢地从上面抽箱子,不知道是东王的话语起了作用,还是女仆哈拉一林办法得当,箱子从葛木宁的怀里拿了出来。

东王跪在木板上,露出宽阔的脊背,让王子们把葛木宁的身体搭在自己的脊背上,让葛木宁头朝下控水。

都马含说:“父王,让我来背着妈姆”

温哈剌和安都鲁也抢着嚷道:“让我来,让我来!”

东王说:“你们还小,不会给淹水的人向外控水!这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生命,不要和我争!”

大家把葛木宁搭在东王背上,葛木宁的头超过东王的头,东王蹒跚着挺起了腰,挺腰,低头,挺腰,低头……

豆大的汗珠从东王的脸上滴落下来,他还是不停地为葛木宁控水。

时间过去很久了,葛木宁还是没有动静。

毕碧卜说:“都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没指望了!放下来吧!”

安都鲁一把推开毕碧卜:“走开,我妈姆一定没事!”

东王还在不停地为葛木宁控水。

都马含哭着喊道:“父王,妈姆不行了啊!她怎么还不好起来啊?”

东王的腰慢慢地低了下来,他已经很累了,气喘吁吁,几乎虚脱。

张谦心疼地说:“东王大哥,我已经很理解你了,把王妃放下来吧,她真的不行了,时间太长了!”

东王低声说道:“不,我不能放弃。”

毕碧卜大声哭了起来:“再不放弃,你也要死了!”

都马含哭着说:“父王啊,换我吧,我也看会了,我能行!”

东王咬着牙挣扎着,弓着腰,继续挺腰,低头。

就在大家绝望的时候,突然,葛木宁张开大口,“哇”的一声,一肚子的水翻江倒海,全部倾倒了出来!

葛木宁醒了,大口喘着气,抡着拳头就打东王,一边打,一边嚷嚷:“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要去见天神了,可是你拉着我,不让我去!”

东王累得一头栽到了木板上。

都马含大喊一声:“父王,你怎么样?”

东王摇摇头,笑笑,喘着气说:“看看你母后,我没事儿,歇会儿就好。”

女仆哈拉一林把东王和孩子们下水救王妃,东王为她控水的事情一说,葛木宁就扑在东王身上,抱着东王,嚎啕大哭:“你怎么这么傻啊?万一你死了,这么多人可怎么办啊?”

东王坐起来,拍拍葛木宁说:“你真傻,我怎么能死呢?我要带领大家去大明代拜,任务还没有完成,真主安拉怎么能舍得把我带走?”

葛木宁脸上还带着泪水,像个孩子一样,傻傻地笑了。

东王和葛木宁经历了生死两隔的考验,更加甜蜜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秀起了恩爱。次妃毕碧卜看到这一幕,意识到刚要垂手可得的幸福没有了,她像吞吃了一个屎壳郎一样难受,跺跺脚,气得一个人冲向船尾!

东王指挥着头船驶向西王的船,他和张谦、三位王子一起踏上西王的大船帮,一双双眼睛对着西王怒目而视。

西王自知理亏,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你没事儿吧?东王大哥,你们大家都没事儿吧?”

东王问:“你为什么要撞大家的船?”

都马含说:“是啊,一下子把船撞翻了,如果大家不是水性好,全都死了!”

西王挠着头皮,结结巴巴地说:“这个,这个么——”

独眼龙四处张望了一下,心里有了主意,他气势汹汹地说:“你们怎么带的方向啊?你们带错路了?大明在北方,应该朝北走,而你们向西南方向走,这不越走越远吗?怎么还赖大家西王爷不对了?”

安都鲁说:“那,那你们也不能把大家的大船帮撞翻啊?告诉大家要拐弯不就行了?”

独眼龙说:“反正大家的方向对!你们要把大家大家引到爪哇国去!撞你们,就对了!”

面对着独眼龙的胡搅蛮缠,东王气得说不出话来。

张谦看到这种情形,知道是独眼龙在使坏,他站到独眼龙的面前,问他:“你说大家带路带错了,你说应该向北走,我也认为是向北走,可是你走过那一条航线吗?”

独眼龙狡辩说:“大明代明摆着的在北边,大家就应该向北走,我没有走过那一条路线,大家这次走新路,不行吗?”

张谦说:“你看看大家的这些船,是用山马舟绑起来的,带的食物和水都不多,能去穿越无人的海洋和那片台风区吗?”

独眼龙说:“怎么不能?我说能就能!”

张谦鄙夷地看着他,说:“那你们沿着向北的航线走吧,大家还是沿着三宝太监的路线去大明。咱们到大明代泉州见,谁去的早了,谁就在那里等着!”

独眼龙得意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大家领着路向前走,你能代表东王说话吗?”

张谦看看东王,东王信任地点点头,张谦说:“好,我代表东王说话,现在有两条航线,一条是东王带领的这条线,也是三宝太监沿着海岸和岛屿来的航线,另一条是西王带领的新航线,从这里直接向北方,去大明,请大家选择吧!”

峒王妃当即站起来,大声喊道:“还用问吗?大家相信东王,要走三宝太监的那条航线!”

穆哈伊在他那条船上喊道:“还用问吗?大家可不想跟着他西王爷去喂鱼!”

后面船上的人也跟着喊:“跟着东王走,不跟西王!”

独眼龙急了,他祈求道:“你们跟着西王走吧,我有的是办法啊,怎么是去喂鱼呢?”

没有人听他的鬼话,一条条大船帮自动地排到了东王头船的后面。

西王发威道:“达威达威岛来的船,都跟着我!听见了没有啊?!”

有两条船慢慢从东王后面的船队里划了出来,似乎很不情愿地转向西王的方向,西王咧着嘴笑了,可是那两条船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又回到了东王头面的队伍里。

西王气急败坏,嚷嚷道:“你们都走吧,回来以后不允许再回达威达威岛!”

一阵沉默,只有风声和海涛声。

西王说:“走,大家自己走!”说罢,调转风帆,向北方驶去。

东王叹了一口气,招呼各船上的人一起动手,把反扣的大船帮反过来,看到带的礼物和食物都还紧紧的绑在船的后面,主要的东西都没有丢,东王和大家的心里感到意外的欣喜,

东王的头船领着船队向西南方向继续前行。他们走的很远了,却发现后面跟着一条帆船,像一条癞皮狗一样,不远不近地跟着,既不敢前来,也不愿意离去。

眼尖的小王子安都鲁喊道:“快看啊,那不是西王的船吗?怎么也没有向北走,而是跟着大家来了?”

都马含说:“去,就你看见了,哼,大家早看见了,不稀罕理他,对吧,父王!”

东王说:“别管了,让他在后面跟着吧,也不能逼着他们离开啊!”

葛木宁也说:“是啊,你父王说的对,就让他们在后面跟着吧。”

哈拉一林说:“你们真是好心人,东王宽厚,王妃善良,可是,他们如果再来害人,怎么办啊?”

东王说:“唉,没有那么多如果,是我邀请他们一起去大明的,大家不能让他们走错路,除了独眼龙和西王,那船上还有好几个人呢!”

在后面那条孤零零的大船帮上,西王和独眼龙两个人唉声叹气,互相抱怨。西王看着独眼龙,越看越不顺眼,生气地说:“都是你出的鬼主意,你看看,东王他们的人都好好的,大家都跟着东王走了,闹得只剩下大家一条船,你说怎么办?”

独眼龙说:“这怎么能怨我呢?我的主意是万无一失的好主意!只是都怨峒王妃那女人不跟大家走,更怨大家岛上的那些人不听话,如果他们跟过来,不就显得大家不孤单啊!”

西王垂头丧气地说:“大家是回去?还是向北,直接去大明?”

独眼龙说:“向北方根本走不通啊,还是乖乖地跟着他们走吧。找个机会再加入到他们中间,然后再想办法。”

西王说:“那你说直接向北方去干什么?”

独眼龙辩解道:“我告诉你了,使个障眼法,把人拉过来,先向北走,拐个弯儿,再向西飞行,还是沿着海岸走,才能到大明!”

西王说:“你说你啊,枉费的这些心思,一点儿用处都没有!那就走吧。”

独眼龙问:“向哪个方向走?”

西王叹了一口气,说:“还能向那儿去啊,还是乖乖地跟着他们走吧!”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