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七章 一个王爷都不能少

2019年08月05日10:55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自从在巴西兰岛给峒王送葬之后,东王巴都葛叭哈喇和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当时,两人相互逼迫着,同时离开巴西兰岛,搞得剑拔弩张,撕破了脸面。东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来,觉得做得有些过分了,他又想起三宝太监来到苏禄岛时,兄弟五人一起结拜的事,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啊,就兄弟反目,成为不相往来的敌人!

东王越想越不对,就和张谦商议,是否应该给西王写一封信,把矛盾缓和下来。

张谦一听,马上表示同意:“对啊,大家大明有句俗语,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说不定你们就能一起去大明代拜了呢!”

东王说:“是啊,西王就是有些头脑简单而已,一个人也坏不到哪里去,都是那个独眼龙在旁边给他出那些坏主意,说不定啊,这次一收到我的信,他就想起大家的友谊,就不再相信独眼龙的那些鬼话,答应跟着大家去大明了呢!”

东王给西王写了信,让人送到达威达威岛,转交给了西王麻哈喇葛麻丁,但是,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等来西王麻哈喇葛麻的回信。

东王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决定亲自去达威达威岛一次,当面向西王说明当时自己做的有些过激,并且希翼一起去大明国朝拜,显示苏禄三岛的团结,也能得到大明皇帝厚厚的赏赐。

张谦说:“应该说,友谊都是相互的,不要强求。你们苏禄三岛的王爷们一起去大明,大家皇帝爷当然高兴了,但是,即使是你和巴西兰岛两个岛上的人去,大明也一定是欢迎的!”

东王沉思良久,说:“我还是想再去一次达威达威岛,争取劝说西王一起去大明,三宝太监也知道,大家苏禄群岛是三个岛的,是三家王爷,应该一起去,不能缺少一个啊,如果你们皇帝问我,你们苏禄岛几个王爷啊?怎么只来了两个王爷,那一个为什么不来,是你们有纠纷吗?那我该怎么说啊?”

张谦担心道:“你能去一趟达威达威岛,见见西王,当然是最好的,可是我担心啊,西王还没有原谅你,再加上那个独眼龙,给他出一些坏主意,说不定还会伤害你!”

东王问道:“你说他会伤害我,是吗?”

张谦说:“我分析是这样,他如果把你害了,苏禄岛就会被他吞并,峒王妃没有你的支撑,也会撑不住,苏禄三岛就全成他的了!”

东王想了想,坚定地说:“不管会发生什么后果,我一定要去达威达威岛,去会会西王,把道理给他讲透,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让你们大明皇帝看扁了大家,觉得苏禄三岛的人不团结!”

张谦说:“如果你非要去,我跟着你去,我希翼岛上能多去一些人,人多势众,保护着你,他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

东王说:“好,那就这么办!”

东王和大家一说,许多人都要跟着去,东王的三个儿子特别踊跃,一定要去保护父王!

东王、张谦和三位王子们,以及岛上一些身轻力壮的年轻人,一共50多人,划着十几只山马舟,浩浩荡荡地向达威达威岛奔去。

达威达威岛位于苏禄群岛的西南部,和马来西亚的沙捞越隔海相望,在它的周围,有150多个岛屿。岛上有许多火山,气候湿热,黑色的火山土格外肥沃,热带森林十分茂密。近海岸边,生长着一片一片繁茂的红树林,成群的白鹳和鸥鸟在树枝间不停地起起落落,绿树中间,有一大片滩涂。

西王和独眼龙正带着一群黑衣人站在那里,不停地朝海里张望。他们看到一片山马舟劈波斩浪,快速向岸上驶来,感到十分紧张。

西王早已失去了昔日跳神时的神采飞扬,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他对独眼龙说:“你快说,怎么办?你看啊,东王他们已经来到了,肯定是来劝我一起去大明代拜,我如果不答应,东王是不会离开的,他最近真是鬼迷心窍了!”

独眼龙冷笑着说:“他不想离开好啊,我就叫他想走也走不了!”

西王说:“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独眼龙说:“西王爷,您敢下决心吗?敢下决心,我就有办法!”

西王说:“老子当然敢下决心了,你快说!”

独眼龙趴到西王的耳边,如此这般把想法一说。西王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怎么能那么狠毒啊?”

独眼龙鄙夷地哼了一声说:“王爷您想过没有,如果东王死了,会是一种什么后果?苏禄岛上的三个王子年龄小,根本不成事儿,一打就垮,而峒王妃那里,就更撑不住了,到那时,你就是苏禄三岛的总王爷了!”

西王听了,一下子张大了嘴巴,眼睛慢慢发亮,他像猿猴一样,一边得意地用拳头捶打自己的胸脯,一边说:“好,太好了,就这么办!你去准备吧!”

小舟靠了岸,东王从第一艘山马舟上下来,趟着水来到岸上,看到西王正在海边站着,觉得西王是在等待自己的到来,马上忘记了曾经的不快,向西王抹抹额头表示敬意,高兴地说:“三弟啊,太好了,原来您就在海边啊,看到我来了是吗?”

西王神色冷峻,一言不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态。

热情的东王仍然没有多想,他说:“三弟啊,我这次找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起去大明的事情,我最近老是在想一个问题,你不去,大家苏禄三岛三缺一,显得大家多不好啊!”

西王翻翻白眼,说道:“大家达威达威岛的老藤已经够粗壮的了,为什么要去缠一棵大明国那么远的树?那不是傻瓜吗?”

东王耐心地劝慰道:“你不能这么说,大家到大明去,可是不吃亏,大家去了,大明皇帝会按照人数赐给大家很多的钱物和宝贝,大家还能把大家苏禄三岛的好东西,卖到大明去!”

西王看着东王,看着天空的浮云,不说话。

东王继续劝说:“你知道,渤尼国王、满剌加国王和爪哇国王都到大明代拜了,得到皇帝很多的赏赐,那些赏赐的东西,往往是所带贡品的十倍、二十倍!别再犹豫了,大家苏禄三岛上的人一起去吧!”

西王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说:“先别说去大明的事情了,你们既然来了,别管我去不去,咱们先喝酒,我这里还有上次三宝太监送的酒,我一直没有舍得喝,正好张谦四弟也在这儿,今天啊,大家兄弟在酒桌上好好较量一番!”

东王看到西王一下子变得可以理喻了,而且还愿意和自己一起喝酒,感到十分高兴,觉得是一个劝说西王的好机会,他看看张谦,用眼神征求张谦的意见,张谦微笑着点点头,表示同意。

东王高兴地说:“那好,我就跟你上山,咱们喝他个一醉方休!”

说完,他就招呼王子和随从们,一起跟着西王到山上去。

西王麻哈喇葛麻丁的王宫在半山腰一片茂密的热带丛林里,是一片建在大树上的树屋,如果不是里面的人引路,外人别说找到,就是来到近旁,也很难发现。

此时,西王的管家独眼龙正在对一排手持刀斧的黑衣人训话:“注意!大家这一关是杀死东王的最后一关,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前面几道关都失灵的情况下,就该你们出场了!你们就藏在树屋的两侧,千万不要出声,一听我的口哨,就马上冲上去,把东王砍死!”

一个黑衣人问道:“陈爷,东王长的什么样,可别砍错了?”

独眼龙说:“你们不用管,到时候听我的命令,除了大家的人以外,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黑衣人大声说:“是,陈爷!”

独眼龙哈哈大笑,心中十分得意,就等着东王一行的到来。

东王一行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来到了密林深处的树屋前,独眼龙已经带领人在这里迎候,他笑容可掬,殷勤备至,带领东王、张谦、王子们一起爬上树屋,其他人被拦在了下面。

当东王一行走进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树屋可是真宽敞!原来,树屋只是前面的一个门脸儿,后面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山洞,洞口有一个平台,足有两三间客厅那么大,四周的石壁上点着松油火把,中间是一个长长的石桌,四周摆着几张石凳。

独眼龙殷勤地邀请东王上座,张谦环顾四周,看看有什么危险,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

王子们也都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小王子安都鲁眼尖,看到父王要坐的那个石凳旁边,有一堆青草,觉得有些可疑,正好旁边放着一根估计是西王用的手杖,就用手杖去挑那团青草,结果,五六只大蝎子露出了大螯,张牙舞爪地爬了出来!

这是一种达威达威岛独有的雨林蝎,每个足有二十厘米那么长,身体是黑色的,尾巴却是红色的。两只长长的螯钳不停地伸展着,最可怕的并不是那对螯钳,而是它后面的那只红色的毒针,正高高卷起,左右摇摆着,随时在准备向目标发出致命的一击!

张谦惊叫道:“这是,是蝎子吗?怎么这么大啊?”

东王说:“这是他们达威达威岛特有的大雨蝎,大家常说一个人坏,就说他比达威达威岛的蝎子还毒!”

东王转过脸来问西王:“这个,是怎么回事啊?”

西王看着独眼龙,嗫嚅着说:“这个,这个——”

独眼龙对旁边的一个女仆的脸就是一巴掌,骂道:“你他娘怎么扫的地?这团草都没有看出来!”

女仆捂着嘴说:“这不是你——”

独眼龙过去,对着女仆又是“啪地”一巴掌:“我叫你还嘴硬!”

女仆的手指缝里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可知道这一巴掌有多重,女仆哭喊着跑出去了。

都马含一看,知道这次行程的凶险,他大声说:“父王,大家走!”

二王子温哈剌和小王子安都鲁也说:“对,父王,大家走吧!”安都鲁还去扯东王的衣角。

东王看看大家,又看看西王,说:“哪个墙角里都会有蝎子的,这也很正常,西王请我来喝三宝太监赠送的酒,这酒还没喝呢,怎么能走呢?把这几只蝎子捉了去,剪掉毒螯,我要喝蝎子泡酒!”

独眼龙巴不得找个梯子下台,他应道:“好!我这就去办!”

独眼龙喊来两个黑衣仆人,手里拿着筷子,端着盆水,来到到处乱爬的蝎子旁边,对着蝎子吹了一口气,蝎子立即不动了,举起身后的毒刺,准备攻击。黑衣仆人用筷子夹起蝎子的后尾,一下一个,扔到了水盆里。

西王刚才看到独眼龙的“蝎子计”露馅了,一阵紧张,又看到东王并没有当回事儿,要求继续喝酒,这才放下心来。他大声说:“就是啊,蝎子哪里没有啊?这在山洞里也很正常,别扫了大家兄弟们的酒兴!赶快上菜啊,再把我珍藏多日的三宝太监的好酒拿上来!”

独眼龙也喊道:“上菜——,拿酒——!”

一个个古铜肤色的女仆们鱼贯而入,纷纷端上菜来,又给每一位斟满了酒。

酒香马上飘满了山洞。

山洞一侧有一只西王养的猿猴,闻见酒香,馋得抓耳挠腮,吱吱乱叫。

西王努努鼻子,大声说:“这三宝太监送给大家的酒就是香!”

独眼龙谄媚地说:“西王爷一直没有舍得喝,就等着今天兄弟们来了!”

东王微微含笑,山洞里的气氛这才变得和谐起来。

西王端起酒杯,高兴地说:“来,来,来,东王大哥,张谦四弟,大家兄弟都把酒端起来,这是二哥三宝太监送的好酒,就当他也在这里,大家兄弟干了!”

东王也笑着说:“好,今天有大家的好兄弟,也有兄弟的好酒,大家一起干了!”

大家正准备喝掉。突然,独眼龙冲到西王的身边,把西王手里的杯子撞掉了,酒洒了一地。

西王生气地说:“怎么这么慌张?”

独眼龙说:“我看到你脖子上一个虫子,想给你打掉,不想把酒弄洒了,东王爷别急,我再给西王爷倒满!”

安都鲁不解地看看父王,又看看张谦,那意思是说:我看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张谦看看安都鲁疑问的眼神,幡然醒悟,放下自己的酒杯,一把夺过东王手里的酒杯,说:“等一等,大家要和西王一起喝。”

东王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儿,你夺我的酒杯干嘛?谁先喝不一样吗?”

张谦说:“大家是结拜的兄弟,就要一起喝,而且是西王爷敬酒,大家大明有一句俗语,叫做敬酒的先干!”

东王不满地说:“你真麻烦!”

说话间,西王又斟满了酒,说:“好,好,我先干,我先干!”说罢,就要把手中的酒干掉。

张谦说:“等一等,西王爷,你先喝东王这杯酒!”

西王生气地说:“你什么意思啊,不相信我啊?”

张谦把东王的酒杯交到西王手里,说:“我相信你,你如果酒里没有什么问题,喝下这一杯也无妨啊!”

西王说:“这个,这个,东王的酒,我不能喝。”

张谦说:“那就让陈管家替你喝!”

独眼龙吓得连连摆手:“不,不,这可使不得!”

张谦又把酒交给西王身边的仆人:“你替你们西王喝下去!”

仆人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饶命!”

张谦环顾四周,看到洞里那只西王喂养的猿猴,微微一笑,计上心来,他端起酒杯向猿猴走去。

西王大声说:“使不得,猴子不会喝酒!”

猿猴闻见了酒香,“吱吱”叫着冲过来,抓过张谦手里的酒杯,连喝带洒,倒进自己嘴里。

猴子刚刚喝下酒,就拼命的揉着肚子,张着大嘴叫唤,然后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在大家的惊诧之中,死了!

东王和张谦一起看着西王,渐渐怒不可遏!

西王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结结巴巴地说:“这是三宝太监送来的酒,可能三宝太监想把大家都毒死!”

东王一听西王污蔑三宝太监,大叫道:“你胡说!三宝太监给我的酒,我和张谦四弟都喝了,什么事儿也没有!”

西王继续狡辩:“刚才我和你们一起上的山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东王一拍石桌,说:“你,你肯定知道,你问问独眼龙怎么回事儿!”

西王说:“这个,这个——”

独眼龙气急败坏,突然大喊一声:“来人啊!”

一队手持砍刀的黑衣人冲了进来,个个气势汹汹,手中的大刀寒光闪闪。

东王没有想到西王和独眼龙会来这一招,正不知道怎么办。张谦一看大势不好,伸手勾住西王的脖子,大声叫道:“看谁敢动!我就杀了你们西王!”

西王觉得自己身体粗壮,张谦拿自己不会怎么样,叫道:“别理他,快砍啊!”

黑衣人挥刀乱砍,小王子们吓得纷纷乱跑。

西王没想到张谦力量是那么大,他的胳膊越夹越紧,另一只手往西王头上一拍,西王憋得说不出话来:“饶,饶命,饶命啊!”

东王也反应过来了,他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住独眼龙,按到了石凳上。独眼龙惨叫着说:“别打了,别打了!”

武士们停止了砍杀,扔下砍刀,跑过来救他们的西王和管家。

张谦就势把西王的两只手反拧到后面,说:“西王三哥,对不起了,你这桌酒席太丰盛了,大家吃好了,请送大家回去!”

西王疼得叫道:“好说,好说,你慢点儿啊!”

张谦拧着西王,东王押着独眼龙,三位王子在后面跟着,一起出了山洞,下了树屋,发现从苏禄岛一起跟来的人已经被捆在地上,哎吆哎吆地叫唤呢。

东王大声说:“快放开他们!”

独眼龙应声道:“放开,放开!怎么这么对待客人啊?”

达威达威岛的仆人们解开了绳子,苏禄岛的人一个个站了起来。

东王说:“大家走,回去!让西王和独眼龙送大家去海边!”

主宾一起撕扯着,挣扎着,浩浩荡荡下了山,来到了海边。

东王问西王:“三弟,怎么样,还搞什么花样吗?”

西王低着头,说道:“再也不敢了,一切听大哥的安排!”

东王问:“能一起去大明吗?”

西王忙不迭地说:“我去,我去!让张谦四弟放开我啊!”

东王问张谦:“怎么样,四弟,放开他吧!”

张谦说:“不行,到了海边再说!”

很快,他们来到了海边红树林的空地上,一排山马舟靠在岸边亲切地在等着他们。

东王看着西王和独眼龙,问张谦道:“他两个怎么办?”

张谦说:“先把他俩捆到树上,捆得结实一点,一时半会儿解不开,等他们解开了,大家也安全了!”

东王笑了,王子们都拍着手叫好!

他们把西王捆在一棵大树上,又把独眼龙吊起来,小王子安都鲁麻利地爬到大树上,把绳头系到高高的大树上。

东王、张谦和王子们、随从们解开了岸边拴着山马舟的绳子,一起登舟,快速驶出了红树林,向着苏禄岛方向划去!

黑衣仆人们手忙脚乱地给西王解开绳子,安都鲁栓的绳子太高了,人们不敢爬,就用箭把吊着独眼龙的绳子射断,独眼龙“啪叽”一声摔倒了地上,疼得捂着屁股嗷嗷直叫。

等他们忙完,气喘吁吁地来到海边,大海上风平浪静,一望千里,哪里还有半点人的影子?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