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下载

《北游记:苏禄王传》第六章 王后的阻拦

2019年08月03日10:53  来源:济宁资讯客户端  编辑:杨义堂

从巴西兰岛给峒王送葬回来,东王巴都葛·巴哈刺和张谦就开始筹划去大明国朝拜的事情。要出洋,就必须造大船,要造大船,就要去砍伐大树。好在苏禄岛上有的是大树,从海边的椰子树、红树林、棕榈树,到热带雨林里的松树、龙脑香、辣木树、相思树等,都是造船的好材料。

东王带着岛上的男人们一起背上刀斧,到森林里砍树,张谦也跟着东王一起前行,督马含、温哈剌等孩子们,排好了瞭望塔的值班,也都跟着大人们去砍树。

“嗬——,嗬——”森林里响起了人们砍树的劳动号子,“嘭——,嘭——”这是人们在挥舞着斧头砍树的声音,山谷传音,此起彼伏,把单调的声音渲染成一曲高高低低的合奏。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大王子督马含和年轻人唱起了欢乐的歌谣:

“我是大海上的弄潮手,

扎到海底采珍珠。

我是森林里的好猎手,

身材矫健赛猿猴。

我是妹妹的月亮亮,

照着妹妹的小木楼,嗨哟!”

东王和张谦在一起搭伙砍树,二人都非常高兴。东王想起了三宝太监,就问道:“四弟,你说说,三宝太监年龄不大,带领大船队,飞行那么多地方,他为什么那么棒呢?”

张谦点点头,分析说:“三宝太监从小在大家皇帝身边长大,得到大家皇帝的亲自调教,怎么能不优秀呢?”

东王急切地问:“那你们的皇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为什么不让三宝太监在他身边呆着,而是带着大船巡洋各地,还和大家结拜兄弟呢?”

张谦想了想说:“这个嘛,话说来就长了。大家的皇帝原来是一位王爷,是洪武老皇帝的第四子,称作燕王朱棣,掌管北方一个叫做北平的地方。很有能力,也很有威望,是个当皇帝的料。但是,中国是嫡长子继承皇位,只有一代一代的长子长孙才能接班当皇帝,当时长子朱标去世得早,长孙朱允炆就当上了皇帝,就是建文帝,在南京坐朝廷,建文帝很年轻,只有二十岁,经验不足,压不住阵脚,他身边的大臣告诉他,要实行‘削藩’——”

东王不懂,就问:“什么是‘削藩’啊?”

张谦说:“就是把那些实力很强的藩王干掉!”

东王担心地问:“那你们的朱棣皇帝怎么办啊?”

张谦继续说:“还是燕王的朱棣不愿意被干掉啊,只好造反,燕王打出了‘清君侧’的旗号,发动‘靖难之役’,攻打南京朝廷的部队,经过四年的战争,打败了建文帝的军队,当上了皇帝,改年号为永乐,也就成了永乐皇帝了!”

东王问:“还好,永乐没有被干掉,皇帝的儿子们多,也是个大问题,我以后也要选好接班人。那皇帝他后来怎么样了?”

张谦说:“后来,永乐皇帝在南京,原来朝廷里的大臣们说他皇帝之位来路不正,不听他的话,还骂他,结果,永乐皇帝生气了,杀了不少人,他觉得在南京待不住,就重新开挖了大运河,把东西运到北平去,在那里建了新皇宫。他呀,不愿意别人说他不行,发誓要当一代‘远迈汉唐’的好皇帝,开创一番伟大的基业,让那些反对他的人们看看!”

东王问:“所以就让三宝太监巡洋各地吗?”

张谦说:“是啊,大家的皇帝几次北伐蒙元,御驾亲征,收复了很多土地,但是,他也发现,前朝蒙古人陆地上的疆域太大了,大家大明不可能像元代那样,把那么大的版图占领了,所以,就派三宝太监带领大家巡洋世界,开创一番海上的基业!”

东王不解地问:“我心里一直怀疑,那三宝太监的大楼船那么强大,为什么不征伐和占领大家这些小国,直接把大家纳入大明的版图,而是要给大家恩惠,让大家去朝贡呢?真是有些想不明白。”

张谦说明说:“大家中国人从小读书,读古代圣贤孔子孟子的书,告诫自己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修身、齐家、治国’你或许好理解,而这个‘平天下’是什么意思呢?可不是要占领天下,而是要‘协和万邦’‘天下太平’,这是大家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思想。”

东王笑了,问道:“张老弟,这是你自己的思想,还是你们皇帝的思想?或者是你替你们皇帝编的一套说辞吧?”

张谦说:“大家的皇帝想的就是这样,以大家大中HUAWEI中心,华夷一家,怀远柔夷,大家和睦相处,天下共享太平之福!”

东王突然高兴地扔掉斧头,抱住张谦,大声说:“对啊,你们皇帝的诏书就是怎么说的!这种想法太好了!”

这时候,近旁一棵高可入云的大松树以摧枯拉朽之势,砸断一片树枝,轰然倒地,劳动的人们发出了一阵欢呼声。东王大声说:“好啊,大家好好干,造大船,去朝拜大明,去看三宝太监和中国皇帝!”

人们又是一阵欢呼声!

夜里,东王回到王妃葛木宁的木屋,一天的劳累使他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半夜里,东王醒来了,想起三宝太监来苏禄岛的情景,想到峒王妃对自己的信任,想到白天张谦对自己说的话,就激动得再也睡不着了,他坐起来想心事。

风吹着海浪,发出一声声长长的呼吸,月光通过窗户照射到屋里来,格外明亮。

一直非常细心的葛木宁感觉到东王醒了,自己也醒来了。几十年来,她一直是这样,睡觉特别浅,东王一有动静,她就醒了。

她揉揉眼睛,问东王道:“你怎么了,不睡觉了?”

东王兴奋地说:“我要去大明代拜,你也一起去,大家要去好多好多人,让大明的皇帝看看!”

葛木宁说:“好啊,大家一起朝拜吧!你看,月光多么明亮!大家是在房间里,还是在海边,或者到山上去?我觉得到山上去朝拜大明,可能更好!”

东王摇摇头,认真地说:“不,你弄错了,大明不是月亮,也不是太阳,大明是中国,是北人(当地人对中国商人的称呼)的老家。”

葛木宁惊叫起来:“哎呀,我的天哪,大明是在哪里啊?是不是比天还要远的地方?去得了吗?”

东王说:“肯定能去的了,北人不就是从中国那里来的吗?”

葛木宁赞同地说:“王爷您说能去,就一定能去,让我去,我就去!”

东王说:“大明,那可是很远很远的地方,要经过很长很长的海路,要经过许多不熟悉的国家,万里遥远,风高浪急,万一大家死了怎么办?”

葛木宁笑了,说道:“不会的,跟着王爷您去,有您在,怎么会死呢?”

东王盘起腿来,也笑了:“怎么就不会死呢?人都是要死的啊。”

葛木宁把头摇得转起来:“别人会死,您不会,大家都不会!我就是大王的奴婢,是大王把我扶上王妃的位置,我信任大王,有大王在,就不会死!”

东王叹了一口气,说:“好,我不会死,你也不会死,大家本来就是兄弟姐妹,你从小就照顾我,陪我一起长大,心肠那么好,你不会死的,有你在,我死了去做什么?”

二人说罢,紧紧地抱在一起。

第二天,东王非常高兴地来到母亲拉西辣的房间,想和母亲谈谈去大明的事情,他想,母亲一直对自己很信任,跟母亲说了他这么伟大的设想,母亲也一定会同意的。

刚到母亲的房间,还没有等东王说话,拉西辣就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用手摸摸他的脸,喋喋不休地说:“孩子啊,听说你这几天带着人去森林里砍树去了,还用你亲自去吗?你看看,都累瘦了!我多担心啊,可不能再去了啊!你说,你砍那么多树干什么?”

东王兴奋地说:“母后,是这样,上次三宝太监不是从大明来了吗?他邀请大家去大明代拜,我就是做这个工作,砍了大树,造大船,去大明!”

拉西辣不解地问:“大明是在哪里啊?沙捞越,马来,渤尼国?”

东王说:“大明就是在中国,不是有一些北人来过大家苏禄岛吗?大明就是北人的家。”

拉西辣惊得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大叫道:“那么远的地方,你怎么去啊?不行!”

东王说:“怎么不行啊,不是有一些北人来过大家这里吗?三宝太监不是也来过吗?我已经答应三宝太监了,一定要去大明见见他们的皇帝!”

拉西辣哭了,从干涸的眼睛里挤出几滴泪来,她慢慢说道:“你知道你的父王是怎么死的吗?就是在海里捞珍珠的时候,被大浪吞掉的!你知道那些北人是怎么来到咱们苏禄岛的吗?你没有听他们说过吗?都是一些在中国活不下去的人,没有办法才下南洋,往往一起下南洋的人,活下来的不过四五成,绝大多数人都死掉了!大家在这苏禄岛上过的好好的,那条路,可不能走啊!”

东王说:“不会的,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三宝太监不是也来过了吗?我会怎么去,就怎么回来的,没事儿!”

拉西辣紧紧地抓住东王的手,仿佛一撒开,东王就再也找不到似的,她说:“听说三宝太监的船,和大山一样高,他们北人聪明啊,会造大船,会航海,会看风向,大家小岛上的人,没法跟人家比啊,你不能去,就是不能去!”

东王说:“可是,我已经答应三宝太监了,大家已经成为结拜兄弟了,他还给我留下了一个航海的师傅,叫张谦,你见过的,他陪着大家去!”

拉西辣一看儿子不听,而且态度是那么坚决,就放开了他,用手捂住脸,开始号啕大哭:“不行啊,你说什么也不行,就是不能去,你这一去,我这个瞎老婆子,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啊!”

东王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服软,说:“好好,母后啊,你别哭了,哭得我心里好难受,让我再想一想,想一想!”

东王走了,又去砍树去了,拉西辣想到了葛木宁,儿子和王妃葛木宁感情好,葛木宁的话他一定会听,她让仆人搀扶着她,来到葛木宁的房间。

葛木宁一看是婆婆来了,十分惊讶,说道:“母后啊,你怎么来了?我正想收拾好,就去看您,真是有罪啊!”

拉西辣着急地说:“东王说他要去大明代,这可不行,那么远的地方,海上又有那么多的危险,你可要劝劝她,不能去啊!”

葛木宁奇怪地问道:“母后啊,难道东王做的事情,也不对吗?”

拉西辣说:“你怎么这么看呢,谁做事,都有对的,有不对的,我的儿子我知道,他原来做的事情,大多都是对的,就这一件事情,太危险了,我这个瞎老婆子,可不能让他去,去了,我就再也见不到他回来了!”

葛木宁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她说:“我不知道,那该怎么办啊?”

拉西辣说:“你就告诉他,不能去什么大明,如果大明的皇帝要见大家,就叫他来好了,大家欢迎,但是,决不能去!”

葛木宁低下头,为难地说:“母后,我做不到,我不会那样给王爷说话。”

拉西辣看着葛木宁尴尬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好了,好了,你呀,真是的,一辈子改不了你那奴仆样儿,大家家巴哈刺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说完,没等葛木宁回过神来,就领着自己的女仆,气呼呼地走了。

拉西辣从葛木宁房间里出来,仍然不甘心,就去找次妃毕碧卜。毕碧卜是大珍珠商穆哈伊的女儿,当年正是拉西辣主张,为东王巴都葛巴哈刺娶到宫里来的,只是由于东王的坚持,才让毕碧卜做了次妃。毕碧卜得不到东王喜欢,却很得王后拉西辣的欢心,二人在宫中经常走动,很能谈得来,这也是毕碧卜在王宫里最大的安慰。

老王后拉西辣来到毕碧卜的房间,看到毕碧卜正对着小仆人息剌安发脾气呢。

毕碧卜指着息剌安的鼻子,大声说:“你看你,连个房间也打扫不干净,头发梳得不好看,真没用!”

息剌安辩讲解:“以往都是这样的,地是这样扫的,头也是这样梳的,怎么就没用了?你是自己心情不好,倒找我的麻烦!”

毕碧卜说:“啊,你还敢和我斗嘴了?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息剌安掉头就跑,迎面碰上王后拉西辣,差点把王后撞倒,小仆人一看是王后,赶紧说:“王后奶奶救我!”

拉西辣生气地说:“你看看,拿小孩子发什么脾气?”

毕碧卜说:“我不拿小孩子出气,那找谁出气啊,没人疼,没人爱,在这宫里也没有人理我!”

拉西辣叹了一口气,说:“也是啊,东王真是不应该只爱那一个女仆,大家毕碧卜多好的人啊,要身份有身份,要模样有模样,巴哈刺真是瞎了眼了!”

毕碧卜听到婆婆占了自己的理儿,这才转怒为笑,对拉西辣抹抹额头,表示敬意。

拉西辣说:“你说,巴哈刺这次更不靠谱了,他竟然要去朝拜大明代的皇帝,那么遥远,海上风浪又多,怎么能去?”

毕碧卜说:“我不管,反正又不会带我去,死活和我无关!”

拉西辣说:“怎么和你无关?他是你的男人,你要关心他,替他着想,他的心就会像水鹿,跑到你这里来了!”

毕碧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拉西辣一看毕碧卜动了心,接着说:“这是一个机会,你去找王爷,劝劝他,千万别去大明代了!”

毕碧卜带着女仆到森林里来找东王,他们一路跌跌撞撞,终于在伐树的地方找到了东王。毕碧卜看着东王砍树,东王奇怪毕碧卜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就问道:“你来干什么呢?”

毕碧卜看看张谦,张谦知趣地离开了。毕碧卜这才对东王说:“王后让我来找您回去。”

东王一听是母亲说的事情,马上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说:“母后说有什么事情啊?”

毕碧卜妩媚一笑,说:“母后说,你今晚回去,要住在我的木屋里,不能再到葛木宁那里去!”

东王不解地问:“为什么?”

毕碧卜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东王问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毕碧卜神秘地说:“晚上再告诉你。”

晚上,东王来到毕碧卜的木屋。毕碧卜打扮的花枝招展,脸上还扑了珍珠粉。毕碧卜勾住东王的脖子,妩媚地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东王推开毕碧卜的胳膊,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啊,说吧。”

毕碧卜说:“《古兰经》的事情,重要不?”

东王着急地问:“《古兰经》怎么啦,丢失了?”

毕碧卜说:“是你自己丢失了,《古兰经》上说,男人可以娶四个妻子,但应平等对待。你做的怎么样啊?”

东王低下了头,痛苦地说:“这个,我还真的做不到,你改嫁吧。”

毕碧卜哭了,说:“我怎么改嫁?葛木宁怎么不改嫁啊?你仔细看看我,我哪一点不比她强啊?”

东王低着头,不看她。

毕碧卜说:“母后让我来劝劝你,不要去大明了,万里之遥,险恶重重,她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

东王说:“我已经答应三宝太监,我要到大明代拜他的皇帝!”

毕碧卜一眨眼睛,笑了:“你说这事啊,我有一个好主意,等着三宝太监下次来的时候再去大明,坐大明的大船,安全又省事儿,还能捎带东西到大明做买卖,单独去一趟,投资太大,还有风险,真不划算!”

东王也笑了,说:“真有你的,不愧是珍珠商的女儿,算计的一套一套的。你说的不错,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宝太监的船队才能来啊,搭船很不凑巧,我还是要自己去才行!”

毕碧卜妩媚地脱下衣服,拉着东王要上床。

东王推开她,说:“好啦,我知道了,你说的有道理,我看看能不能等到三宝太监下次回来,大家跟着他一起去大明。”说完,扭头走出了毕碧卜的房间。

毕碧卜气得肺都要炸了,她顾不得穿上短衫,哭着到婆婆拉西辣王后那里去告状。

拉西辣陪着毕碧卜说了半夜话,也拿东王没有办法。第二天,她趁天还没亮,孩子们还没有起床,就去找王子们,要他们劝说父王不要去大明代。

大儿子都马含看到王后奶奶来了,赶紧穿上上衣和筒裙,向奶奶问好。二王子温哈剌和小王子安都鲁还都光着屁股睡觉,听见声音,竟然是奶奶来了,两个人扯着一张毯子,你争我夺,吵成一团。

拉西辣说:“小屁孩,争什么争?奶奶眼睛不好,什么也看不见,我说完事情就走。”

她的女仆捂着嘴笑。

都马含规规矩矩地说:“奶奶,您别管他们,你说吧。”

拉西辣说:“你们的父王要去大明代拜那里的皇帝,我担心再也见不到他了,孩子们,替奶奶劝劝你们父王,让他别去了!”

都马含说:“奶奶,您说的事情我知道,三宝太监来的时候,大家都在海边,我觉得父王去大明有道理,可是奶奶您说的也很有道理,我去劝劝父王,为了您,就不要去了。”

温哈剌说:“奶奶,您应该让父王去,父王很勇敢,也很有办法,他一定能回来的!大家都会跟着他回来的!”

小王子安都鲁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他大声叫好:“太好了,太好了!父王要去大明,去找三宝太监,太好了!上次我就想坐三宝太监的大宝船出洋,现在还遗憾呢!”

都马含说:“奶奶,别听他们瞎嚷嚷,他们俩小,不懂事。”

温哈剌和安都鲁一起攻击老大督马含:“谁小啊?谁不懂事啊?我看你才不懂事呢!”

拉西辣看着三个王子闹成一团,拉也拉不开,气得一摆手,在女仆的搀扶下,嘟嘟囔囔地离开了。

三个孩子起了床,吃了早餐,继续跟着父王去砍树,一路上,三个王子围着父亲,叽叽喳喳地说这说那,就像一群鹦鹉。

大王子督马含把奶奶来的事情说了,希翼父王考虑奶奶的感受,奶奶不愿意父王离开他。

还没等二儿子温哈剌说话,小王子安都鲁就抢着说:“就去,就去!我要跟着去!我要坐大船去大明,张谦叔叔说,大明代可好了,有长城,有大宫殿,我要去看长城和大宫殿!”

东王看看可爱的孩子们,他拍拍督马含的肩膀,笑着说:“老大啊,你很沉稳大方,很好,要遇事多想办法,看看怎么样更好地权衡利弊,处理好问题。”

他又对二王子温哈剌说:“你很有办法,就是太文弱了,要多吃饭,多干活儿,把身体练得棒棒的!”

“父王,我呢?我该怎么办?”

东王慈祥地笑了,说:“你呀,很聪明,鬼马精灵,但是就是有点儿太闹腾,以后啊,遇到事情要沉着想一想,看看该不该做。”

安都鲁不服,辩解道:“我哪里不沉着了?”

东王说:“比如,上次,你就不应该夺张谦叔叔的宝贝箱子,惹张谦叔叔生气。”

安都鲁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东王把走在前面的张谦喊过来,说:“四弟啊,我这几个孩子都很好,很聪明,就是见识不足,你要多给他们讲一讲大明的事情,讲讲你在海外的见闻!”

他又对孩子们说:“孩子们,这位大明来的张谦叔叔,很有经验和办法,你们要跟着张谦叔叔好好学习,学习造船的办法,学习航海的常识,大家去大明的时候能用得着!”

三个王子一起说好。

张谦停下来,等着孩子们,他摸摸安都鲁的头,说:“我最喜欢孩子们了,特别是调皮机灵的安都鲁!”

三位王子高兴地跑到前面去了!在他们心里,已经对远涉重洋去大明代拜,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济宁资讯客户端下载手机济宁资讯网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翼被转载的媒体、企业或个人可与大家联系(jnxww@163.com),大家将马上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编辑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济宁资讯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济宁资讯网

济宁资讯客户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